地胶贴图:澳洲日报 中国农民是世上生存能力最强的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微思作业网 时间:2019/10/18 19:29:02
近来,媒体上有关进城农民跟城市执法者冲突的事件多了起来,在我们见惯的城管和警察打砸驱赶摆摊农民景象之外,添了一点执法者被聚众群殴的意外画面。对这些事件,无论是视为“暴力抗法”而头痛与否,都不过是一种皮相之见,换言之,把批评谴责的板子打在谁的屁股上,恐怕都会惹来一肚皮的冤屈,而且解决不了问题。
中国的民生问题,古往今来,核心就是城乡问题。虽然城里人和乡下人互相看不起,但从来都只能互相依存,谁离了谁,生计都会有麻烦。其中,城乡之间的交易,又是城乡问题的重中之重。从乡下的角度来看,跟城里人的交易,才是他们赚钱的主要渠道,而城里工商业的发达,也有赖于乡村的商业和交易网络,传统社会的城市没有上下水系统,甚至城市的粪便处理,也可以纳入这个交易网络。乡下人进城花非常少的钱买粪肥田,而城里得到了清洁。这个由城到乡的网络,已经存在于中国上千年了。美国学者施坚雅,恰是从市场网络的角度来理解和考察中国的,这个独特的视角,已经得到了学界普遍的认同。
改革开放以来农村改革取得巨大的进展,也为城市改革积累了大量的资源,并以从未有过的强劲势头,向城市,尤其是沿海城市集中,这样一来,农村人要想获利或者说生存,只能更加依赖跟城里人的交易。进城打工是一种交易的形式或者管道,进城摆摊也是一种交易的形式和管道。
显然,就目前而言,城市的管理者,对前一条管道的认可程度,远远超过后一条。这是由于现在城市对乡村的依存,主要体现在农村为城市提供廉价劳动力方面,从某种意义上讲,无组织而且源源不断地进城打工的农民,恰是城市吸引外部资本的有利条件。当城市的发展主要依赖外部资金的时候,它就不再在乎跟农民直接交易得到的那点利益,第二条管道则更加被忽视。而从城市管理的角度来讲,进城打工的农民对市容和秩序造成损害,显然要小于进城摊贩。
这样一来,那些进城摆摊的农民就倒霉了,无论何时何地,被驱赶成了他们无法摆脱的宿命。即使那些比较仁慈或者贪恋农民交易利益的城市,也往往不尊重市场交易的“自生自发秩序”,非要强行加以干预,借助行政手段将农民强行赶进政府指定的场所,实际上是极大地恶化了进城摆摊农民的生存环境,或者将本来有固定场所交易的农民,逼成“游击队”。
无疑,农民是不可能放弃跟城里人直接交易这种管道的。尽管摊贩的交易在城市经济中未必占多少份额,但对于从事这个行当的农民来说,却是他们生存或者发展的最佳甚至是惟一途径,这就是为什么多少人三轮车被没收一次再买一辆,没收一次再买一辆的缘故。
中国的农民是世界上生存能力最强的人群,解决所谓的“三农”问题,与其给他们从外部输血,减免税收,倒不如疏通他们与城市交易的管道;如果不能疏通,至少多留条管道给他们,让他们有机会跟城里人交易,在他们和城里人自发形成的市场上,多一点服务,少一点限制,也不要把为他们提供卫生、检疫、法律诸方面的服务,变成管、卡、压的勒索。当我们还没有完全打破城乡二元壁垒、给农民以国民待遇的时候,我们的城市管理者,在北京号召搞新农村建设的背景下,要给农民一点机会,至少,在农民自己找到机会的时候,不要为了城市的脸面,急于扼杀之。
 
历史无数次地明示,中国农民其实只要给他们机会,仅仅是一种跟城里人相当的机会,他们是自己可以改善自己的地位的,而且通过自己状况的改善,从根本上改善着整个国家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