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胶跑道生产厂家:华盛顿邮报 中国情侣热衷西式婚纱照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微思作业网 时间:2019/10/18 13:54:05
当情订奇缘婚纱影楼早上八点半开始营业的时候,那些相信现代中国的爱情已不再是为了传宗接代的年轻女孩们早已在门口翘首以待。
化妆品销售员刘婷和她的未婚夫、电话设备产品经理盛越为了这一刻也是做足了准备。这两个同为二十四岁的年轻人将用掉盛越一个月的工资、花上九个多小时的时间来拍摄婚纱照。影楼说,这些照片将传达出“超越一切的真情”,让他们的生活充满“激情”。
在这对新人等待化妆时,北京西单北大街上的其他影楼也陆续开始营业了。刘婷和盛越面前摆著三部手机以及午餐盒饭。
情订奇缘的店面橱窗里摆著白色的天使翅膀,内充五彩纸花的气球以及颗颗红心。样片中展示的则是恋人们的梦幻世界——拍摄主题场景包括法式闺房、丛林之爱和迷情浴室,所有场景都配有不同的服饰妆容及拍照姿势。
在北京这条最繁华的商业街上,巴黎婚纱(Paris)、纽约—纽约(Love in New York)、罗马风情(Rome Style Life)等各式影楼比比皆是,这些多为台湾人经营的婚纱影楼抓住的正是中国人对西式婚礼场景的向往心理。
在情订奇缘拍摄一套花费在375美元至750美元间的婚纱照可至少更换五套服装,并到附近的罗马天主教堂拍摄外景——尽管大多数新人并不信教。情订奇缘影楼主管、二十三岁的黄玲说,“这个背景和西式礼服搭配起来很协调。”
尽管大多数新人更钟爱西式婚庆,但在结婚当天,新人们仍会换上至少一套中式服装,并举办中式宴会,而且还会挑选一个适合结婚的黄道吉日。今年结婚的人特别多,因为今年中国农历有两个立春,这样的情况可不多见。
黄玲说,“今年是个好年头。如果在去年预定拍照,只要等不到一星期,而在今年则要等上两个星期。周末的时候我们一天要接待二十对新人。”
上午十点半,刘婷的头发已经变成了卷发,睫毛也被涂上了明亮的蓝色。盛越的脸上也打上了粉底。其他年轻女孩儿正在选择华丽的白色礼服。
在旁边,另一对新人正坐在电脑前挑选最令他们满意的照片,上周他们也经历了马拉松式的漫长拍照过程。
二十七岁的徐权震说,“我更喜欢这张自然风格的照片。”他和二十六岁的未婚妻陈盈正在仔细端详著一张照片,拍摄背景是碧蓝的海水和一片夏威夷风格的海滩,这个效果是影楼制作出来的。一位工作人员向这对新人保证,他们的牙齿通过电脑处理可以变得更加亮白。
化妆完毕,刘婷、盛越和其他浓妆艳抹的新人登上了有十六个座位的小客车,准备前往王府井的天主教堂东堂。刘婷说,“我想明年结婚,而他的父母更愿意我们今年结婚。这让他们心理上感觉更舒服。我们只是担心婚礼巨大的开销。”
他们9月10日的婚礼将花费1250美元,超过了三个月的工资。不过这和盛越哥哥的婚礼相比简直不值一提,他的哥哥花了2250美元在巴黎拍摄了婚纱照——是真正的巴黎,而不是北京的那个婚纱影楼。
在东堂,二十五岁的邓朋朋被午后的烈日晒得没了精神,她的西式婚纱被安全别针固定得牢牢的。她的未婚夫、二十八岁的刘灿擦著额头的汗水,拉开了被粉底染脏的衬衣领子。
他们同样将婚礼日期选在了良辰吉日。这是邓朋朋的父母要求的。她说,“我们希望遵从父母的意愿,我们也希望这能给我们带来好运气。”
这对新人站在教堂前面的一棵树下,微笑著看著对方,摆好姿势拍照,然后他们又坐车回到了影楼。邓朋朋坐下来补妆。
她的未婚夫刘灿小声说,“我觉得又热又难受,不想再从一个地方跑到另一个地方照相了。”
刘婷换上了一套点缀著蕾丝花边和亮片的红色晚礼服。她的未婚夫盛越喝著瓶装水。
下午两点,在后面摄影棚中,另一对新人似乎难以进入状态,在工作人员喷了香水、播放了轻音乐后也仍是如此。摄影师吴和佳站在一旁。
他说,“把你们的鼻子挨到一起,做出陶醉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