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胶铺的不平怎么办:新加坡《联合早报》 究竟如何看待吕秀莲?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微思作业网 时间:2019/10/18 19:58:15
相信所有观察台湾近期政局发展的人都会发现,无论是哪一类型的政治博弈,吕秀莲的名字都会出现在其间。
在陈水扁遭遇罢免风暴期间,有关吕秀莲的新闻频繁出现在各大媒体的版面和屏幕上。她不仅热衷于接受各种媒体的访问,热衷于发表各种见解,而且也逐渐凸显出自己的政治企图心。在所谓“后扁时代”的权力组合中,吕秀莲居然是难以被取代的不二人选。比如所谓的“吕王配”、“四大天王”以及围绕吕秀莲而出现的各种争议,不一而足。
在台湾政坛上,吕秀莲也算是一个异数。出身于台湾大学法律系、先后获得美国伊利诺伊及哈佛大学双料法学硕士,在台湾70年代之后的政治发展过程中,她亲身参与和见证了若干重要的时刻。她在1979年担任美丽岛杂志副社长,高雄事件当晚因发表二十分钟演讲,被以“暴力叛乱”的罪名判处十二年有期徒刑。出狱后,先后担任立法委员、总统府国策顾问、桃园县长等职。2000年之后,成为陈水扁的副手至今。
在民进党内孤立无援
台湾总统府电子报的吕秀莲专栏中,称吕秀莲“思想敏锐,行动迅捷,善于引领风潮,开创历史”。相信不会有太多人同意她“引领风潮,开创历史”,总会觉得这个女强人,总会在关键时刻或者并不是关键时刻“添乱”,但称之为“思想敏锐,行动迅捷”却足可验证吕秀莲作为“职业政客”的强烈企图心的说法果然不虚。
除了吕秀莲的政治追随者之外,很少会有人接受和认同她的政治立场和理念,对于她的强势问政风格,更难以苟同。
如果没有陈水扁,民进党内几乎没有人看好“扁吕配”,充其量她只能是桃园县长,或者民进党执政之后某个部会的首长,乃至行政院副院长。在基本上没有党内派系奥援的背景下,让吕秀莲单独组阁的机会更是微乎其微。
但2000年春天,改变了吕秀莲的政治命运;而2004年319枪击案的发生,进一步改变了她和陈水扁之间的互动关系,她甚至因此作出了新的人生规划。
北京对吕秀莲应该早已经作出了政治定性,尤其是吕秀莲过往特别突出的台独理念和立场,曾经遭遇大陆官方以及海外媒体的猛烈批判。人们无法认同吕秀莲在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百年纪念日,率团前往日本下关,对日本占领台湾实行五十年殖民统治表示感谢的言行。在北京的政治档案里,吕秀莲的名字和顽固死硬的台独分子已划上了结实的等号。
即使在民进党主流势力的心目中,吕秀莲也是一个唯恐避犹不及的“政治怪物”,除了曾经存在的台独联盟派之外,吕秀莲在民进党内几乎没有自己的派系基础,台独联盟派经已无疾而终。在民进党主席一度出现真空状态阶段,吕秀莲暂时代理党主席,也流露出参与党主席竞逐的意愿,竟遭到民进党上下的强烈杯葛,迫使她黯然退出角逐。
中美双方都不信任
即使是政治立场和理念相似的台独基本教义派和台独大佬,对吕秀莲也同样采取极端排斥的态度。就在陈水扁一度的危急之际,政坛上有关“吕王配”的传言甚嚣尘上,深谋远虑的李登辉积极运作和斡旋“吕王配”的构想,不仅受到民进党主流势力的抵触,而且也受到台独大佬的集体杯葛。理由很简单,“穿裙子的如何能够成为三军统帅”?
深受日本文化以及闽南文化影响的台湾,对女性以及女权公开以及潜意识的鄙视和排斥,阻碍和制约了吕秀莲在政治上更上层楼的路程,或者将给吕秀莲政治人生的规划带来更多困难。
甚至美国在对陈水扁罢免风暴的危机进行管控时,也担忧吕秀莲可能“脱线”,或者自行其是、不受拘束,甚至在可能取陈水扁而代之后更执意推行“法理台独”。美国人继续“纵容”陈水扁在位,相当大的原因在于对吕秀莲不放心。北京同样有这种心态,也导致了对陈水扁继续“听言观行”政策的延续。
北京对吕秀莲的政治定性和“污名化”,造成了对错综复杂台湾政局,以及“后扁时代”权力角逐的判断变得视野狭隘,忽视了各种矛盾转化的可能,也忽视了某些政治人物在某个关键历史拐点出现立场异化的可能性。
和陈水扁的机会主义以及执政六年以来迅速腐败趋势相比,除了苏贞昌和其他民进党清廉人士之外,吕秀莲的单身、自律、清廉以及直言不讳、快言快语,突然成为这次危机过程的“优质股”的重要指标。捍卫本土政权,维护台湾主体意识,以及和陈水扁进行政治切割,俨然是李登辉近期的处心积虑。他之所以看上吕秀莲,关键在于对吕秀莲的政治理念和立场“放心”,或者觉得吕秀莲的清廉形象可以唤回民众对本土势力的支持和认同。
台独理念不等于行动
假设吕秀莲在2008年之前取代陈水扁,或者有机会成为2008年之后的台湾领导人,她果然会一如华盛顿以及北京所担心的那样,冒天下之大不韪,无视两岸形势以及国际格局的限制,执意挑起战火,迫使北京作出非和平方式的摊牌吗?答案其实是否定的。
任何一位台湾领导人,未在其位时,尽可以在台独问题上大声喧哗。一旦在位,政治现实将使之不能为所欲为。李登辉如此,陈水扁如此,吕秀莲也将如此,其他任何一位台湾领导人亦会如此。逆潮流而动,不仅难以得逞,而且也将最直接危及其来之不易的权力。
吕秀莲的政治智商不低,国际观远在陈水扁之上,并不是“神风特攻队”队员。吕秀莲不是“台独”机会主义者,也不属于“商业台独”或者“消费性台独”范畴。她仍然是信守台独理念的政治人,但她绝不会利令智昏,铤而走险,将自己和台湾人民的切身权益绑在“台独”战车之上。
行笔至此,不由得想起六年前在台北西门町参加台湾大学王晓波教授家母(50年代白色恐怖遇难者)的悼祭追思仪式。我在追思仪式上,看到了吕秀莲亲自致送的花圈,下款的属名是:政治受难人吕秀莲。
王晓波兄告诉我,几乎台湾所有的政治受难人都来了,不分左中右,也没有统独立场的区隔,吕秀莲也一样。有人告诉我,吕秀莲政治倾向急速向台独转变,和她当年因美丽岛事件入狱,遭受诸多非人刑罚有相当关联。不妨在文章即将结束前,作一点补注,以便读者诸君对吕秀莲这一类充满矛盾或者还有可能在政治上有所作为的人物,多一个观察的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