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脚螺栓4m36:华裔双料博士蒋国兵轻生之谜---理想的迷失超常的痛苦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微思作业网 时间:2019/10/18 18:47:58
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上周六,沉睡的夜色之中,蒋国兵先生一纵弃世,震惊了北美社会及全球华人世界。这一跳,带走了七年的清华学业和两个北美博士头衔,令人痛惜不已。理想是人性中最为璀璨的部分,也会激发人执着与永久的求索动力。然而,山重水复之间,他迷失了属于自己的道路。同为异乡之客,遭遇过相同困境的多伦多华人对此次悲剧的感触尤多。
自然会赋予一个人卓越的才华,但并不一定同时赋予他顽强的生存毅力。贾谊死于过度自责的悲伤,凡高死于无人问津的绝望,比才死于卡门初演的挫折。此类悲剧不胜枚举,而如同贝多芬那种兼有天才的乐感与斗士的性格的人,是很少见的。虽然当事人并没有做出令世人瞩目的创造性成果,但不能不承认他是才华出众的。七九年的省理工科第一,就读于清华大学核物理专业。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都知道这样的成绩是何等的出色,这背后的才华应该是何等的超群。美国普渡大学核物理博士,多伦多大学化工系博士,了解北美大学教育的人都明白这两个头衔饱含了多少汗水。拥有这样的才华与知识,对于找工作应该是一个很大的资本。然而,蒋先生却轻率地走了。这给世人留下了难解的谜团。
悲剧的发生不应该单纯的解释为当事人意志薄弱。很多人认为他的轻生是因为求职失败,经济困境。以如此的智力水平及阅历经验,他应该明白自己所具备的学历及能力优势,也应该知道这些优势如果放在国内会带来怎样的生活。从经济收入和个人的社会价值上讲,他还有许多道路可以通向辉煌。对于一个从乡间泥土中一路拼搏而走到这里来的人,我们不应该怀疑他面对生活层面上的困苦所应具备的坚韧。工作与收入问题固然是导致这一悲剧的重要因素,但最致命的原因并不在此。一个真正的人才,他最重视的是个人孜孜以求的理想的社会价值。这不是所谓社会尊重的东西,而是属于马斯洛的自我实现的层次。如果社会承认了这一价值,但没有为自己带来任何收入和利益,他的心灵会得到满足的。然而,如果他得到了巨大的财富与荣誉,而这些与自己倾注了最大精力与心血,自己最引以自豪的理想没有关系,他会怅然若失。这就象母亲对儿子的感情,如果儿子成功了,不知母亲所在,母亲会感到幸福;如果儿子夭亡了,母亲得到了一大笔保险,那将是永久的伤痛。从媒体简短的报道中,我们能够体味到这个悲剧的最大的原因在于当事人心灵上的放弃。当发现自己走向职场的每一步都与自己的理想渐行渐远的时候,他就有理由怀疑这个社会是否有自己心灵的生存空间。以双博士的学历,以曾经高考状元的智慧,以逾不惑之年的成熟,应该相信轻生之前他有过深思熟虑,甚至于远远超出一般人所能达到的深度。哀莫大于心死。
这个时代不是理想者纵横的天地,唯一的例外在于,你向往的空间是经济领域。如果你的志向在于挣钱,无论是为了享受,还是完成大事业的成就感,那么你是万分幸运的。这个社会将为你提供千万次机会去挑选,你也就拥有了百折不挠的资本。如果你为世界的其他真理所征服,诸如科学的,社会的,历史的,人文的,艺术的,并想一试身手,期望有所成就,那么你的道路将会极其狭窄,成功极其渺茫。你在这一领域的天分很高吗?千万不要自恃,凡高就是典型。时代对有经济天赋与兴趣的人过于青睐,而对有其他天赋与兴趣的人则过于苛刻。当你在经济领域有所斩获的时候,物质生活的丰富自不待言,同时社会的尊重,朋友的目光,家人的态度,人们对你的思想价值的认同,等等,一切都会不期而至。其他的领域呢,无论是技术上的工巧,还是科学上的智慧,无论是文学上的犀利,还是艺术上的绝妙,亦或是哲学上的通灵,历史上的独到,只要不能变成经济上的成功,你就一无所有。这些领域上的成功不但需要超群的智慧,更需要远高于常人的毅力。二者同时具备对你的生活不一定是一件幸事。然而,智力与灵性的出众而毅力没有达到相应的平衡,可能会给你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经济成就为人类创造了某一时期的和某一地域的进步与幸福,同时也为人类制造了永久性的难题与灾祸。而人类最根本的进步只能从永恒的理性中去寻找。西方文化以人类的各个层次的需求为社会进步的根本动力,当社会更好的满足了人类的需求了,社会也就进步了。东方文化却要从另一个角度看待需求问题,当你的某个需求满足了,从更理性的角度来看你真正就受益了吗?你内心深处的迷惑就解决了吗?最简单的,人们大都喜欢山珍海味,都乐于下饭馆遍点美味佳肴。但是,有条件经常饱餐痛饮的人都知道,这些既不能有益于你的身体,也不能有益于你的心灵。需求的驱动并不能解决人类的根本问题。佛教教导人们戒除一切虚妄的欲念,道家提倡无为而治,循道而动,反对一切有悖于自然规律的作为。斯宾诺莎则主张人类应该追求心灵上的自由,而不做任何生理欲望的奴隶,也不为虚幻的荣誉所累。在物欲统治一切的当代,我们应该回过头来审视一下自己的本心。七十年前,冯友兰在宾西法尼亚大学说:西方哲学习惯于用正的方法,中国哲学习惯于用负的方法。正的方法着眼于丰富我们各种需求的供给,而负的方法着眼于减少我们非本质的不必要的需求。我们完全有必要用冯友兰所倡导的负的方法引领走出我们所进入的死胡同,我们完全有机会将根植于我们心灵深处的东方文化底蕴在当代的世界发扬出来。西方的发达社会正在呼唤东方智慧的融入。
在此呼吁北美华裔社区,不要仅仅满足于融入主流社会与主流价值观念,不要仅仅满足于在别人提供的竞技场上领先。要有自己心灵上的清音,要对主流社会有属于我们的不一样的贡献。这样,华裔社区才能从真正的意义上融入主流社会,而不是停留在亚文化群体。这样也才能给我们自己的灵魂以生存空间。
蒋先生默默地走入黑夜,留给我们的是心灵的挣扎与呐喊。希望蒋先生的哲学作品能够尽快面世,以此慰藉走向远方的灵魂。心灵的声音是人性的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