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脚螺栓开孔尺寸:中国女足,我们不要这样的胜利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微思作业网 时间:2019/10/18 13:55:09
中国女足还活着!
下午打比赛,比赛结束匆匆赶回家,顾不上洗澡,赶紧打开电视看女足亚洲杯中朝半决赛。还好,还有最后五分钟,更好的是,中国女足1-0领先。
我浑身是汗坐在沙发上却浑然不觉,五分钟的比赛转眼即过。
这是我看过的中国女足最窝囊的五分钟。
这五分钟里,马良行撤下了唯一的单箭头韩端,从屏幕上看,中国女足竟然打起了910阵型——一个队员在外围干扰对方的拿球队员,九名队员加上守门员全龟缩在禁区里死守。
这五分钟里,韩端临下场还要装伤,被出示了黄牌。
这五分钟里,中国队只要得球,都是一脚开出边线或底线,连投入一两个人反击骚扰一下的勇气都没有。
这五分钟里,朝鲜队一个干净漂亮的进球被吹越位无效。
这五分钟里,中国队后卫刘亚莉用手把对方的射门挡出了底线,却逃过了点球。——而这样的手球,中国女足全场竟然有三个!
如果不是意大利裁判托尼,这场比赛的比分应该是1-4!
中国女足还活着,却是“好死不如赖活着”的活着!
当裁判员吹响终场哨音的时候,朝鲜队员冲向了主裁判,门将韩惠英先是一掌推向裁判,被主裁判出示红牌,随后又追上退场的裁判,从后面飞起一脚踹向裁判员。最后是pol.ice冲入场内护送裁判员跑步离开,但朝鲜队员不依不饶,一直在后面疯狂追打裁判。替补席上的朝鲜队员,甚至堵在通往运动员休息室的路上,又是pol.ice拉起人墙,裁判才顺利进入通道回到休息室。
中国女足技不如人,但输球不能输人,赢球更不能丢人!
中国女足尽了最大的努力,但裁判的黑哨却让女足的一切努力都失去了意义——这样的胜利无助于帮助低谷中的女足重树信心,这样的胜利会像毒药一样让我们沉醉在虚幻的感觉里直到将来死得更惨。
中国女足从“走向世界”退回到了“冲出亚洲”,是谁之过?我采访过孙庆梅、刘爱玲、孙雯、温莉蓉、王丽萍那一代女足国脚中几乎所有人,也深知在女足辉煌的背后是何等的辛酸和凄凉。
就在中国女足的极盛时期,收入最高的上海队员如孙雯、浦玮每月大概不到一万元,北京队的刘爱玲、刘英她们每月大概可以拿到三千多元,而当时名列全国四强之列的河北队队员,每月只有二百元收入,王丽萍和张鸥影好一些,五六百元。名次比河北差的队伍就更惨,在男足踢甲B的队员都能开上宝马的时代,有的女足省队队员要靠收集训练结束后的矿泉水瓶换钱过日子。
我们不是说待遇低就理所应当成绩差。朝鲜女足的待遇比我们更差,她们的女足来河北训练比赛时住在石家庄某宾馆,朝鲜队临走前有关领导特意嘱咐宾馆,朝鲜队退房时不要查房,一切损失由国内有关部门赔偿,因为她们小到一块糖,一瓶纯净水,一双纸拖鞋,大到被褥床单台灯,都会“顺便”带走。但朝鲜男足,朝鲜所有的运动队都是如此。
但钱并不是待遇的全部。仍然实行计划经济的朝鲜,如果打上国家队,就意味着能吃上饱饭,意味着一生的职业和生活都有了保障。但在转型期的中国,从事没有多少市场价值的女足运动,运动员在退役后,想谋求一个小学体育老师的职业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她们从省队退役时,至多只能获得一张中专文凭。我采访现役女足运动员时,小姑娘说起她们退役的师姐一身伤病,无业在家,衣食无着,嫁人无望,说着说着就哭了,我想,她们一定是从师姐们的今天看到了自己的明天!
这就是中国女足一线队伍的现状!
我们还能要求女足姑娘什么呢?
但是,我们有权利问一声:足协的衮衮诸公,你们在向女足要成绩做为自己的晋身之阶时,你们做了该做的没有?
雄霸亚洲女足二十年的中国女足,现在已经不敌韩国,不敌朝鲜,不敌日本。随着澳大利亚“脱欧入亚”,女足又多了一个难以战胜的对手。看吧,只要有一天,西亚阿拉伯国家如果放开对女性踢足球的禁忌,中国女足还将不敌沙特,不敌科威特,不敌卡塔尔……这不是天方夜谭,这些国家都是从1970年以后才开展足球运动的,1982年时,中国队打沙特,几乎想赢几个赢几个,现在呢?现在轮到女足踏上男足的耻辱之路了!
胜利不是一天可得,失败也不是一日铸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