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脚螺栓直径:特稿:冯伦可能有一种被人家玩了的感觉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微思作业网 时间:2019/10/18 14:18:39
多维社记者纪军编译报导/中国房地产大亨冯伦和他的北京万通集团进军纽约世贸中心,一度引起美国主流媒体的密切关注。然而,在纽约房地产开发商拉里.西维斯坦断然拒绝纽约州州长帕塔基、纽约市政府和纽约商界领袖的游说后,已赶到纽约的冯伦为拯救其心目中的“中国中心”所进行的最后一次努力,却以失败而告终了。
曾经对冯伦和他的纽约世贸“中国中心”进行过长篇报导的纽约时报,又在其最新长篇报导中为这笔交易的失败而感到挽惜,并对“解除”合约的纽约房地产开发商西维斯坦的做法,引用冯伦的话说,“感到不可思议”,甚至还有纽约市府官员的不满、失望,甚至指责。
在对拉里.西维斯坦的游说和劝说失败后,纽约州长帕塔基的代表、纽约市长彭博,还有商业机构“纽约市伙伴”,都表示他们对这笔交易的“流产”而感到失望。在上周这笔交易被西维斯坦“单方面”解除后,冯伦在7月26日首次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对目前仍在世贸中心重建中扮演重要角色的西维斯坦的商业策略进行了一番评论。
不过,西维斯坦的管理人员却表示,冯伦的北京万通集团“谎报”其资金来源,屡次未履行承诺,还想在世贸七号楼的“中国中心”开设食品服务和宾馆等业务,而这些都是这座办公大楼而无法接受的。
冯伦通过翻译对纽约时报说,西维斯坦先生从两年前就开始向他示好,他已利用“中国中心”来吸引其它的租客。冯伦说,然而在他已为这个项目花掉300多万美元,并获得中国政府的同意后,西维斯坦先生却中止这笔交易。
从北京特意飞到纽约试图挽救这笔交易的冯伦告诉纽约时报:“我们认为我们非常真诚地进行谈判,我们不明白现在怎么却撤出了。”据纽约邮报报导,冯伦曾在7月25日的会谈中,向西维斯坦发出个人请求。冯伦回忆说,在会谈期间,西维斯坦表示他已经有了他所青睐的新租客。“在我们达成这项约定后,我们高兴地看到,曼哈顿下城的房地产市场正在兴旺起来,”冯伦强调说,“我们感觉到我们帮助建立了这个市场。”
但西维斯坦公司负责世贸中心项目的项目主任列伯尔(Janno Lieber)称,在上周通知万通集团解除这笔交易后,该公司并没有新的租客。列伯尔称,为了帮助万通集团,该公司曾多走了一段路,“我们也对这笔交易没有发生而非常失望”,同时“我们也不再对这些能在生意上获得成功抱有信心”。
纽约时报指出,“中国中心”交易的崩溃,为西维斯坦先生与纽约州和纽约市官方的关系交恶,提供了新的证据,尽管他的公司仍被指定为纽约自由之塔的建造者。纽约州州政府官员透露说,州长帕塔基在7月26日亲自致电西维斯坦,向其“表达了他的失望”。这名官员还说,州政府官员曾在7月25日会晤西维斯坦,敦促他维持与北京万通集团的交易。
帕塔基为“纽约市伙伴”曾在2005年访问过中国,今年1月还和纽约市副市长多克托罗夫(Daniel Doctoroff)一直参加了万通集团在世贸七号楼的宣布正式进军纽约的仪式。多克托罗夫在谈到西维斯坦时表示,“我们当然承认他有赢利的权利,但在我们看来交易就是交易,应该得到你的尊重。”多克托罗夫接着说道:“对我们来说,这里有一个更大的问题处于危险之中,包括纽约市与中国政府的关系。我们已将此事非常清楚地告诉了拉里(西维斯坦),但是他选择了不理睬我们。”
今年1月,西维斯坦与北京万通集团签署了一份没有约束力的谅解备忘录,同意把纽约世贸七号楼的20万平方英尺的办公楼租给万通集团使用15年。万通集团也成为这座56层高楼的第一个主要租客,并计划在此筹建集商业和文化于一体的“中国中心”。
西维斯坦公司世贸项目主任列伯尔称,当初举行公开的庆祝仪式,是应北京万通集团的要求,为的是向租客推销“中国中心”。列伯尔说:“我们允许他们利用世贸七号楼来举行市场促销早餐至少六个月或八个月,拉里和我也曾多次出现过。”列伯乐还断言是万通集团向西维斯坦“求爱”,而冯伦一直对这个未来的“中国中心”心中没谱。他还说,万通集团还建议利用中国中心举行婚礼,开设酒巴和宾馆等,这些都是这座办公大楼所无法接受的。
上周,西维斯坦宣布,由于万通集团四次错过最后期限,他已决定中止这笔交易。冯伦则反驳说,这些最后期限都“单方面和专断的”。冯伦接着说,为了把资金转到国外,在中国他需要经过106道手续,而长达160页的租赁协议也不得不翻译给中国的银行。冯伦在谈到需要交纳安全抵押金时说,“我们不认为,在国际交易中在开具信用证花些时间是不合理的。”
列伯尔则强调,西维斯坦至今也没有看到万通集团开出的信用证。纽约时报引述房地产业的高管们的话说,现在纽约曼哈顿下城的租赁价,已比西维斯坦和万通集团所签定的价格,上涨了10%至15%。换句话说,曼哈顿下城房地产价格的上涨,加上西维斯坦与万通集团的合作早已出现“裂痕”,都是这笔交易失败的原因。何况,在西维斯坦1月份与万通所签署的无约束力的备忘录时,在纽约市和纽约州都提出对其进行“补贴”后,才以低于市场的价格租赁给万通集团。
列伯尔向纽约时报介绍说,现在西维斯坦公司的世贸七号楼已签了四个租客,此外还有足够的潜在客户,正处于各式各样的谈判阶段。但纽约市副市长多克托罗夫则强调,万通集团一直在真诚地合作,“很明显,是拉里.西维斯坦不想做这笔生意。”多克托罗夫还表示,“我们对拉里非常失望,让他轻易地趁自己敲定的最后期限这个机会,来从其它租客那里获得更高的租金。”
列伯尔则对多克托罗夫的这番指责表示反对,称“他们认为拉里的动机就是为了钱,但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然而,不愿放弃在纽约创办“中国中心”的冯伦,现在则正在寻找一个新的位置。“在生意方面,你不能生气,我只想非常清楚地表达出来--我爱纽约。我们已准备好翻过这一页,”冯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