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脚螺栓直径允许偏差:朝鲜试射的外交战:中国成战略牺牲品?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微思作业网 时间:2019/10/18 20:00:41
卡内基动态卢咏/今年7月4日,朝鲜金正日政权不顾国际社会的长期警告,试射了七枚短、中程导弹和长程弹道导弹“大浦洞二型”,其中长程导弹可能会击中美国的西海岸。虽然最后试射失败,导弹在发射后两分钟内坠入日本海,但是仍引起东北亚出现了新一轮的紧张局势。
朝鲜背离国际社会意愿的挑衅行为遭到了各方的谴责,然而,美、日、中、韩、俄就如何回应这一事件以及怎样阻止朝鲜进一步发展导弹和核武器的方式上存在明显的分歧。美国和日本企图通过联合国安理会对朝鲜实施经济制裁,惩罚平壤,加强《防扩散安全倡议》(Proliferation Security Initiative,PSI)的监察;另一方,中国、韩国和俄国则担心这一措施会导致金正日再度铤而走险,造成危机升级,引发朝鲜政治崩溃。中国期望能继续通过外交方式解决问题,以盼劝服朝鲜重新回到六方会谈的谈判桌上来。
7月15日,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了1695号协议,谴责朝鲜试射导弹的作为。45分钟后,朝鲜宣布拒绝1695号协议。随后,朝鲜外交部发表声明,称“在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盛行的当今世界,只有强者才能维护正义。”最近几日,在中国和俄国的阻挡下,安理会成员同意暂时搁浅日本提出的有实际制裁作用的决议,先由中国出面进行斡旋,看能否劝服朝鲜停止导弹试验,重续六方会谈。然而,迄今为止,正如朝核问题的僵局一样,反复的外交努力也未能在导弹问题上取得任何突破,反而使得中国政府成为世界聚焦的中心,面临着左右为难的处境,中日和中美关系随之也变得更加复杂化。
为此,本期《卡内基中国透视》邀请三位美国的亚洲安全专家座谈,审视导弹危机所造成的后果及分析中、日、美对这一战略难题的不同考量。这三位专家包括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中国项目主任裴敏欣(Minxin Pei),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中国项目高级研究员史文(Michael Swaine)和布鲁金斯研究所国家军事高级研究员奥汉龙(Michael O’Hanlon)。
中国的引诱外交
朝鲜是中国的一道战略屏障,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又是北京和华盛顿打交道时的一个重要的外交筹码。所以中国的最佳处境是一个相对顺从北京的朝鲜政权继续生存。但是目前金正日不顾北京的公开告诫而进行导弹试验和制造核武器,企图逼美国让步,这就迫使中国政府采取措施来迅速控制局面──既不让美日制裁平壤的决议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因为这可能加速金正日政权的垮台),又得使金正日尝到一点“苦头”,从而不再做有害中国战略利益的坏事。
可是,《卡内基中国透视》所采访的亚洲安全专家普遍认为,如果中国仅仅依靠目前所采取的诱使朝鲜政府的外交手段,恐怕很难改变平壤的行为。
“几乎没有美国官员指望中国同朝鲜的斡旋能赢得什么突破,因为这实在是太难了。”奥汉龙说,“中国的外交努力既然在解决朝核问题上没有成功,我们也就没有理由认为它会在导弹事件上实现转机”。但是美国仍然愿意、也不得不给中国一个尝试的机会,因为中国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必须尊重它的意见,况且朝鲜导弹试射并没有对美国造成直接的军事威胁,美国可以等待一段时间再推行经济制裁。奥汉龙强调,朝核问题、而非导弹试射才是最关键和最严重的威胁。
“同美国一样,中国无法完全控制朝鲜的行为,但是它也想藉此当口测试一下自己影响朝鲜行为的能力。”史文说。北京不希望大幅增加对平壤的压力,因为在它看来,问题的症结所在是朝鲜和美国之间缺乏沟通与合作。
裴敏欣认为,中国应该在支持安理会谴责朝鲜的决议的同时,适度减少对朝鲜的经济援助,只有这种相对平衡的反应才能使华盛顿感到北京是一个真心诚意合作的伙伴。可是目前中国政府的反应让美国失望。北京除了支持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决议来谴责朝鲜之外,并没有采取任何教训金正日的具体措施。
裴敏欣进一步指出,如果目前局势进一步发展下去,中日关系和中美关系都会因朝鲜导弹试验而倒退。假如金正日为了迫使美国摊牌而进行新一轮的导弹试验,中国和美国及日本的关系受到的负面冲击将更大。
日本的强硬外交
在这一事件中,日本政府采取了最为强硬的立场,并向安理会提出了制裁朝鲜的决议。甚至有高官建议日本应考虑对朝鲜的导弹基地采取先发制人的打击。西方媒体发表了诸多报道,纷纷表达了对日本核武化的担忧。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日本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裴敏欣说。在中日关系极度低迷的情况下,东京应保持低调。东京积极努力的效果会适得其反,因为中国绝不会让日本在处理朝鲜导弹事件上大出外交“风头”。因此东京越是强硬,北京就越会“反强硬”,最终是安理会中出现大国对立,形成外交僵局。
奥汉龙和史文一致认为,从短期来看,日本核武化的可能性不大,它这么做的理由也远远不够充分,媒体事实上夸大了对日本扩军的担忧。日本的反应主要取决于朝核问题能否解决,朝鲜是否会进一步铤而走险测试导弹,同时也取决于美日联盟的结构能否对朝鲜造成足够的威摄等许多其他因素。如果危机升级了,外交努力仍然没有实质结果,日本首先考虑的将是进一步在安理会增加采取制裁的压力,美国会支持日本的立场,到时中国就又面临着两难的局面。
美国的多边外交
朝鲜的官员宣称,如果美国取消对其金融制裁的话,它愿意回到六方会谈的谈判桌上来。那么,布什政府是否可能同朝鲜进行双边对话化解僵局呢?
“华盛顿将坚持以六方会谈的形式进行对话。”奥汉龙说,“倘若中国的外交斡旋无果而终,华盛顿将给北京更大的压力,要求中国政府对平壤采取经济制裁措施,但华盛顿仍不会与平壤进行直接的双边对话。”在他看来,有关是否采取双边或多边对话等外交形式上的辩论缺乏意义,关键在于化时间想清楚应该给予平壤怎样的“胡萝卜”和“大棒”:如果朝鲜在反武器扩散上愿意合作的话,该提供怎样的激励政策,如果它不合作的话,又应采取哪些惩罚措施。
史文认为,布什政府不太可能采取双边对话。一方面政府内部没有这个意愿,另一方面也没有这个能力。眼下,布什总统面临着许多国际安全问题,首当其冲的是以色列和黎巴嫩冲突,其次是伊拉克局势,紧接其后的是伊朗核问题,最后才轮到朝核问题。因此,朝鲜问题相对于美国所面临的其他紧迫的国家安全威胁而言,显得没有那么重要,布什政府没有余力在此问题上投入更大的力量。
走出外交僵局
奥汉龙说,中国、韩国和俄国将继续对朝鲜采取比较灵活的立场,而美国和日本将继续坚持相对强硬的态度,中韩俄-美日在朝核事件和导弹问题上的这种分歧由来已久,也会持续下去。
裴敏欣认为,倘若中国对朝鲜的外交压力无效,美日又不能在联合国制裁朝鲜,那么美日就会在今后增加对平壤的军事压力。美国极可能进一步加强在远东的军事部署,日本则会增加军备开支,美日会更积极地研制和开发区域导弹防御体系。这一系列针对朝鲜的军事和战略反应都会使中国感到不安全,因为这些反应都有“战略围堵”中国的实际作用。因此,如果北京不希望成为朝鲜无赖行为的战略牺牲品,它现在应马上采取对金正日政权更强硬的措施。中国的国家利益不允许朝鲜把北京拖入一场和华盛顿与东京的战略对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