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脚螺栓长度计算:“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遭遇尴尬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微思作业网 时间:2019/10/18 15:00:50
“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遭遇尴尬
“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记不清这是哪位哲人说过的话。
树叶如此,想必人也亦然。即便是双胞胎,个中也有区别,只不过是外人不易辨别而已,做父母的绝对不会搞混把老大当作老二,把老二当作老大。然而,世事无常,科学技术发展到今天,许多人间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就连克隆猪和羊都已经不在话下,何况复制、拷贝的技术已被广为运用?不仅能轻易地复制、拷贝出两片相同的树叶,还可以轻意地找出千万只近似的果子。这一点恐怕要气死哲言家。
不过,能让哲言家气得吐血的相同的“叶子”,它不是生长在山岗上,也不是生长在田野里,它生长在组织部的档案室里。
翻开干部的档案,撇开工作简历和自然情况等细枝末节不看,单看考核评语一栏,我们就会很容易地发现,这些被人格外看重的考核评语,其实多数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复制品,可以原封不动地套到张三的头上,也可以拿来安放到李四的头上,要想通过考核评语来认识一个人能力的高下、品德的优劣及个性和特点,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组织部门花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炮制出了无数大差不差的“树叶”或“果子”。我敢打赌,谓予不信,不妨请王小丫来做一个小小的智力测试,让某个领导到组织部门去调阅下属10个县长的考核评语,看他能不能单凭考核评语就能对号入座,认定这是张县长、还是李县长?要不,再把难度系数降底,找来评语的始作俑者让他来猜猜,恐怕十有八九也要抓瞎。
想当年齐天大圣在取经的路上,为了对付妖魔鬼怪,危急关头从身上揪一把毛放在嘴边轻轻地一吹,立马变成无数个手拿“金箍棒”的孙猴子,弄得妖怪们眼花具瞭乱,乱了方阵,瞎打一气,吃了不少亏,上了不少当。神话毕竟是虚构的,不说也罢。问题是现实中,这样的“当”和“亏”我们还在不停地上着、吃着。
翻开湖南省常德市原政协主席彭晋镛的档案记录,在他23年的从政历程中,组织部门按程序对他进行过8次任前考察,仅1993年到2002年,就接受组织部门多达9次的年度考察。每次考察他都轻松过关,而且评价不低。更耐人寻味的是,1983年彭破格提拔为县委宣传部长和1985年升任纪委书记,两份升迁考察材料内容雷同,甚至前后抄袭,2001年提拔市委副书记、2002年调整为政协主席时的两份考察材料不仅内容基本一致,连不足之处的结论也一致。从考察材料里,不但看不出其彭有任何可能贪污受贿的蛛丝马迹,反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前后有6份考察资料中记录了彭的缺点是:“工作有时显得魄力不足。”可事实上,彭在工作中贪污受贿的魄力不是不足而是太足。
按说考察评语,其实就是组织部门在给干部画像或照镜子,是驴是马,应该真实全面客观地反映被考察对象的本来面貌。彭晋镛考察材料中暴露出来的问题绝非个案。那些“边腐边升”、带“病”提拔的干部,人人都有一本红色的档案,从他们的考察材料里,绝对都是党的好干部。在胡长青的考察材料里“三讲”是过了关的,在“五毒书记”张二江的档案里拿着放大镜也肯定找不到一丝半点的毒素;在“三光”书记、“三玩”市长的考察材料里,也肯定捕捉不到半点见不得人的光。
本人曾有过短暂的人事工作经历,对此深有感触,翻开干部的考察材料,几乎是千人一面。如今我虽远离了官场,但可以毫不吹牛地说,如果哪个地方的组织部门忙不过来,我完全可以去当个帮工,替天南海北的组织部门为其所属的干部撰写考察材料,保证领导、组织和个人“三满意”。组织部门那套固定的考察模式在我的脑子里深深地扎下了根,甚至连写评语的常用句式和标点符号都了然于胸。讲一个干部的优点,无非是立场坚定,保持一致,胸有全局,勇于进取,作风扎实,政绩突出、工作有魄力,廉洁自律,团结同志,尊重领导,联系群众等等;凡是讲到缺点,则轻描淡写,隔靴搔痒,诸如“有时有急躁情绪”、“有时学习不够刻苦”、“有时工作方法简单”等等,实在找不出缺点甚至可以把“不注意身体”这类看似缺点又不是缺点的缺点也作为缺点写进考察材料里。
世界上恐怕没有哪个国家的个人档案有我们的厚重,早年的档案里祖宗三代都不会漏记。档案资料除了记载个人的工作经历,能为组织部门提供识人用人的第一手资料外,最大的好处恐怕还和个人的利益相关,谁要是不慎丢了档案,就相当于丢掉了国籍一样寸步难行,没有哪个单位肯接纳你。干部考察材料的评语千篇一律,广而通用,似是而非,画虎成猫,及至失真,考察材料无疑成为一张可有可无的废纸。反过来倒是流传在民间的版本有诸多的参考价值——把一些官员刻画得入木三分,诸如“打开电视不用看,里面全是杜二蛋”、“只要防腐不放松,迟早要抓王坏种”。这多少让专管干部的组织部门有些尴尬、窘迫。
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干部也一样。为什么考察材料与干部本人的真实情况会出现如此大的反差而又千人一面呢?电影《渡江侦察记》里那位情报处长有句经典的台词:“不是我们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此话看似有理,其实不然。不是贪官太狡猾,而是我们闭目塞听,考核干部的方法太单一,考察的渠道不畅,考核的面太窄,没有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加至考察官作风飘浮,考而不察,量身定做,偷工减料,东拼西凑,应付差事,甚至是干脆来个拷贝复制,使考察扎扎实实走了过场。
如此看来,对老一套的考察方法和考察得出的千人一面的评语实在不应该再抱有太大的幻想。可以说,每一个贪官,都是对组织部门极大的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