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花主人是谁:张五常 为什么我押中国赢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微思作业网 时间:2019/08/25 15:27:54
张五常
2006-09-01 再谈类聚定律-- 为什么我押中国赢
几年前发表《类聚定律》,是比较有新意的文章。「物以类聚」老生常谈,单是为了减低讯息费用可以理解,不容易写出新意。好比我们不会跑进文具店去购买衣服,文具类聚是为了节省顾客的找寻成本,减低search cost是也。小孩子也知道,火花安在哉?
《类聚定律》一文写出火花,全凭例子新奇,解释意想不及。那是在某五星酒店的咖啡厅内,卖笑欢场女子的相貌一律不俗,没有仙女下凡,但一律有七八十分,平均得很。我的解释,是好此道者只知约价,但小姐们没有把价格挂在胸前,如果相貌水平不类聚,不好看的卖不出去,仙女下凡的要亏蚀。
是的,经济研究,转换个例子可有奇效,但例子要新奇。不容易啊!写社会成本,当年找寻新奇例子的行内君子甚众。差不多只要例子够新奇,一举成名不困难。米尔的灯塔,庇古的工厂,哥顿的公海渔业,都成了名。米德的蜜蜂与果花是难得一遇的新奇例子,立刻成名,我搭顺风车,一刀斩下去,也博得点小名头了。
社会成本研究以新奇例子而得享大名的,最大的赢家是高斯,肯定的。他遇上音波频率在空中互相干扰的实例,从而推出高斯定律。那是史德拉认为整个二十世纪最重要的经济思维。
这就是了。其它学系我不是专家,但就经济学而言,最有机会能在行内杀出重围的方法,是找出一个新奇实例入手,希望在分析中推出一些有新意而又有一般性的假说或观点。看人家做到,似乎不困难,但自己要做则有苦自知。
这些日子不少研究生要写论文,求教于我,我永远建议他们找一个新奇的实例入手。他们的回应,永远是找不到。其实不难:要找得石破天惊的很困难,近于不可能,但足以写出好论文的应该信手拈来吧。单是在中国见到的类聚或不类聚的例子,就有足够资料写出十多篇可以在名学报发表的论文了。
产品类聚当然是大题材,讯息费用之外还有产出成本节省的考虑。珠三角一带,电子、塑料、灯饰、家具、首饰等,类聚分明。温州的打火机、皮鞋、圣诞灯饰等,类聚得要霸占全世界。奇怪是长三角一带产品类聚不明显。为什么呢?我可能有解释,但要多调查一下才敢动笔。
货品销售市场的类聚也是好题材,而这方面讯息费用应该是主要的决定局限了。然而,单是讯息费用,分拆下去有多种,分得精妙可以推出各种不同的含意,说不定有些可以一般化而传世也。同学们要亲历其境,洗湿个头,落手落脚,才有机会打中些什么。如果只选一个地方入手调查销售市场的类聚,举世之大,我首选的是浙江的义乌。没有到过义乌的朋友是要去看看的。
工商业的发展,人种的类聚在中国是有趣现象,不单是语言方便,食物、宗教、家族、朋友、文化等也有决定性。大家都知道香港的厂家多跑珠三角,台湾的集中昆山,而外国佬则多走苏州、上海。最有趣还是中国土生土长的。你道土生土长的中国工商业家喜欢集中在哪里呢?浙江的杭州。
朋友,要买马赌一手吗?今天在中国算得上是联群结队的不同工商人种,有香港、台湾、日本、韩国、美国、欧洲、中国等七种,即是七只巨马。今天是二○○六,你赌二○二○年,哪一只会跑出呢?论人多当然是中国,但论工商业的精英队,你买哪只马呢?
我买中国。不能靠人多,君不见:足球、篮球输得面懵懵,女子网球被俄国妹打下去,田径只有一个刘翔。但说到工商业精英大比并,十五年后放榜,我买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