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车网 广州:教育腐败新图普,官员编教材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微思作业网 时间:2019/08/25 14:46:43
教育腐败新图普,官员编教材  今天《齐鲁晚报》援引8月29日《北京晨报》报道,说的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法工委副主任信春鹰读解修订后的《义务教育法》时指出,教材的发放、印刷各个环节存在着商业贿赂,她还说:很多地方的官员,他们自己介入教科书的编写、出版和发放,教科书已经成为教育腐败的一个很重要的领域。
针对官员编教材一事,《齐鲁晚报》今天配发了评论,文章认为,只有学富五车专家学者才能编写教科书,其他人不能也是不敢涉足的,否则,除了问题丢人现眼不说,误人子弟是大事。最后得出结论,为了防腐败,官员就不能编写教材。
笔者认为,官员不是不可以参与编写教科书,而在于官员编写教材的动因是什么?他们编写教材真的是为了我们的下一代吗?还是为了获得个人的经济利益?这才是官员编写教材的症候之所在。
在我们的官员队伍里,虽然也有靠权术、靠买官买官荣登权力宝座的官员.也有类似于当年白卷先生张铁生一样的人混在官员队伍中的,但也不乏有教授级的、博士后级的官员在掌握着各级大权。他们中间的学位无论是花钱买来的,还是找别人替考的,甚至是官员们孜孜不倦地学来的,我想官员当中能编教科书的还是有的,所以,为了体现官员关爱下一代,参加或独自编写教材也就不足为奇了。
问题的关键是,不在于官员是否能编教材,是否有学问,编出来的教材能否误人子弟,而是这编教材幕后的猫腻到底有多少?正如信春鹰指出的那样:教科书已经成为教育腐败的一个很重要的领域。
其实笔者从不怀疑官员们所编写的教材是否有水平,因为我也从不相信一个“日理万机”,为民“操心费神”官员能够有时间来编写教材,我更不会相信,一个长期混在官场上的一个官员,还有闲情关心着我们的下一代所用的教材问题。可是每当看到XX教科书上赫然写着XXX局长,XXX市长的大名字的时候,又不得不怀疑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而看了这些官员所编写的教材还真够水准的,那些大学教授也是望尘莫及的。
其实,官员编教材的幕后利益交易才是问题的关键,这种交易和形形色色的权钱交易如出一辙,更与官商勾结的惯例一脉相承的。那么,官员编写教材里的猫腻到底有哪些呢?请我给你娓娓道来也。
猫腻之一,很多有能力编写教材的教授级人物,他们编写出的教材,由于缺乏权力上的支持,在如何把“权力”变成“权利”的问题上大作文章,这就派生出了权力贿赂,教育腐败的不正之风。如果没有权利搞定出版商出版,他们只好寻找权力保护,瞄准某个有实权的大官员,通过贿赂官员,然后把官员的名字挂到书皮上去,官员就名正言顺地成了教材的编写者了。
猫腻之二,利用官员身份大打人际关系牌。利用权力强迫下级购买官员们编写的教材,这就不愁教材的销路了,到最后赢得个名利双收,钱财满贯。
猫腻之三,编写教材的官员们,利用显赫的职位,把自己手中的权力当成灰色收入的挡箭牌,大肆偷漏教材卖出后的应缴税款。有的官员所编写的教材,甚至采用红头文件的形式下发,强迫下面购买,而相关监察部门不但不给予查处,相反为官员卖书大肆献媚开绿灯,他们还能够从中捞取可观的教科书回扣。
记得鲁迅曾说过一句话:搞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我想,这些渗透到教育领域的腐败官员们,他们搞这些编书“鬼术”看起很来高明,其实这里的猫腻一看便知,只是我们的监管部门为何视而不见呢?这才是令人痛心的。
官员们靠权术捞取个人私利固然成不了大事,但却能败坏党风、学风。官员编书中的腐败之风一天不杀,教育战线上一天就不得安宁,如果真的把那些打着教科书旗号的伪劣教材出售给学生的话,到了真的误人子弟了,是不是真的已经晚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