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酌泠泠水 知味记:罗雅尔瞄准法国首位女总统宝座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微思作业网 时间:2019/08/25 14:32:40
《亚洲周刊》最新一期罗惠珍/法国区议会主席罗雅尔模糊左右界限,笑容可掬,成为社会党内最受欢迎的总统候选人,声势超越对手内政部长萨科齐。她打乱了选举法则,被批评毫无治国理念,但她行情依然看好,形成「罗雅尔现象」。 (
塞格琳.罗雅尔(Segoline Royal),法国政坛的一朵奇葩。去年底以来,这位法国社会党前教育部次长、现任区议会主席,就成了民调人气女王,她是社会党内最受欢迎的总统候选人,她的声势还经常超越右派民众联盟的党主席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kozy)。(
距离二零零七年总统大选还有八个月,离社会党的党内初选只剩二个月,法国的政治气候有点奇怪,几乎所有人都说罗雅尔是绣花枕头,毫无治国理念,但她却依然行情看好。没有人能想像,如果罗雅尔出马竞选,而又当了法国第一个女总统,充满浪漫与抗争性格的法国会变得怎么样?(
报纸电视都给她捧场(
意识形态如此壁垒分明的法国社会,搞政治需要硬底子,因为选民具检验的能力,可是罗雅尔每天打扮得优雅得体,到处参加集会,全国农产品展示会开幕了,她去现场摸摸这头母牛、抱抱那只绵羊,却不谈欧盟的农业补助政策,但是媒体还是很捧场,无论电视或报章,她的影子无所不在。(
罗雅尔女士笑容可掬,散发出一股亲和力,政治的阳刚气质不见了。罗雅尔热爱政治,但她绝不是铁娘子,而是成功地营造与传统政治人物截然不同的印象,因此受到欢迎。她的总统大选民调声望经常全国第一,遥遥领先其他社会党台面人物。这种罕见的超人气,法国媒体称之为「罗雅尔现象」。(
投身社会、家庭与校园政策多年,罗雅尔曾致力于推动同性恋合法化的运动,参与催生「民事团结契约」,这项立法让非婚家庭的男女双方,除了无财产继承权外,拥有与公证结婚的家庭相同的权利义务,同时也适用于同性伴侣。由于她的领域多属社会性而非政治性,因此才会受到对手们奚落,她的对手无论党内外,都是雄纠纠气昂昂的男士们。
其实罗雅尔偶尔也会展现功力。法国社会对治安的需求高,她便公开拼治安政策,要让那些为非作歹的不良青少年接受军事化教育。法国人眼里的不良青少年,多数为北非与黑色非洲的移民子弟。她的「法西斯」观点,受到左派同袍的炮火交加,但右派的民众却耳目一新,尤其极右派的选民简直乐透了,她的民意声望又拉长红.
也批评社会党政策(
罗雅尔反过身来炮打司令部,批评社会党任内所制定的每周三十五工时,不切实际弊多于利,当初立法是希望企业多招用人,结果成本过高,导致企业投资意愿低落与就业市场低迷。社会党内同志认为既然她的观点契合右派,不如右转算了,但也有人渐渐感觉到民意的压力了。二零零二年,法国总统大选,社会党失利,不正是因与民意脱节吗?左右界线逐渐模糊不是罗雅尔造成的,她只是看准了这个模糊的趋势,两手抓,左右通吃。(
法国内政部长萨科齐是右派第一大党民众联盟党主席,此君是匈牙利移民子弟,向以铁腕严厉着名。去年十一月,巴黎移民社区发生警民冲突的骚动事件时,内政部长下令严打,使得怒火燃烧全国。今年六月通过新移民法,警察天天驱逐遣送非法居留者,警察权力无限上纲,到处拦车盘查,内政部长很得意他被尊奉为「移民煞星」。(
煞星同时也是明日之星,尼古拉.萨科齐是右派阵营最有希望的候选人,他与总统希拉克形同水火,但希拉克年岁已大,又有中风经验,选民希望他退休养生。萨科齐与总理德维尔潘势不两立,可是总理因三月学潮与五月清泉案政治丑闻,已经满头包、一身腥,声望跌至谷底,离总统之路越来越远。(
掌握党机器,萨科齐因此清风明月,一门独大。暑假书市淡季,不顾劝阻硬让新书上市,萨科齐的《见证》一书,居然大卖,一路直奔畅销书排行榜第二名。法国非文学类的畅销书大多为精神分析、心理学,这本政治书籍名列前茅,一个半月卖了三十万本,无论谁买谁送,显见萨科齐的「号召力」,与班底的组织动员力党内无对手,萨科齐踌躇满志,但远处的罗雅尔却不免教他眉头紧皱。八月底,罗雅尔从蔚蓝海岸度假归来,惊觉巴黎住家被闯空门了,来人不是来偷窃,倒像来找东西,所有衣物翻箱倒柜丢一地,但贵重物品都在原地。罗雅尔立刻报警却又叮咛保密,但消息传开了,罗雅尔公开指责内政部办公室走漏风声。明眼人一看便知,她是冲着内政部长来的,但萨科齐根本不接招,风波很快便平息。(
萨科齐依旧眉头皱得紧,他终于也批评了总统路上的对手,他说无论移民政策、经济主张,罗雅尔一点概念都没有,国会辩论移民法案五十三个小时,罗雅尔连一分钟都没发言。中东战火炙烈时,罗雅尔居然说应请克林顿去黎巴嫩走一趟,听得大家猛摇头。最令萨科齐火大的是罗雅尔「剽窃智慧财产」,因为不良青少年送军事管教与检讨三十五工时,萨科齐早就说了千百遍。更离谱的是,罗雅尔连极右派领导人的口头禅「您们所期待的就是我要努力的」,也拿来当竞选文宣口号。(
八月底社会党举办年度研习营,青年党部邀请有意角逐总统提名者参加政策辩论,新旧党员约三千人共襄盛举,但罗雅尔婉拒邀请,说是档期已满。避免露馅,恐怕已证实她经不起辩论考验。(
可是罗雅尔依旧民意领先,社会党内的台面人物个个脸色铁青,难道时代变了,理念不管用了?难道政治人物的经历、资历比不上折旧率?难道真的只因她是个女的?
法国的女性主义虽也曾蓬勃发展,但在欧洲国家中,女性参政却很落后。法国的政治舞台上,女性所扮演的角色,情妇多过「铁娘子」。去年九月,默克尔当选德国首任女总理,德国政治气象焕然一新,多少带给法国社会新思维,罗雅尔现象可视为某种程度的「默克尔效应」,已然浮现出法国社会对女性政治的期待。(
也许人们已开始厌烦男性宰制,更希望能跳脱主义理念,而回到家庭伦理等社会基本价值。罗雅尔很能掌握她的女性特质,长期投入教育、家庭与社会事务,在两性结构的社会里,相当符合女性政治的角色。(
打破选举区隔迷思(
她的缺乏意识形态也冲淡了左右对立,打破了选举行销学上市场区隔的迷思,也打乱了法国半世纪以来的选举法则,这一点才叫右派担心。萨科齐只有不断强调唯有左右分立才见民主真义,若无左右标签,叫选民如何选择呢?(
没有人知道罗雅尔现象是否只是镜花水月,如果媒体歇手了,她是否还能撑得住呢?罗雅尔现象也许能侦测法国社会女性政治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