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飞机化妆品怎么带:熟人VS朋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微思作业网 时间:2019/08/19 04:06:44
手机上储存的电话号码一天天多了起来,但真想找个人倾诉的时候,掏出手机来,却常常不知道该打给谁。无论是孤独郁闷还是源自内心的喜悦与幸福,都无法与更多的人分享。与此同时,坐趟公交或者上次厕所,却往往能碰上好几个热情招呼的熟人。
龙应台曾经自我诘问:“为什么在人群中我反而更加孤独?”事实上,这也是现代人普遍的疑问。熟人越来越多,朋友越来越少,正似乎成为某种时代宿命。更多的时候,我们宁愿蜷缩于自我的狭小空间,体味着个人的喜怒哀乐,既不会被人理解,也不愿理解别人。
刚学会上QQ的时候,我的好友名单迅速扩容,队伍庞大。一开始网上聊天大都兴致盎然,但很快彼此都会发现,可以聊的内容实在微乎其微,在很多熟人之间,心灵交汇的空间其实有限得惊人。也正因此,我方始明白为什么有人要旗帜鲜明地喊出“只爱陌生人”的口号,因为陌生,彼此都可以肆无忌惮,无需对各自的背景和未来负责;也方始明白为什么有人喜欢“一夜情”,因为持续的交往带来的往往是无趣的慵懒和乏味的应付。
现代都市中的芸芸众生,高山流水式的投合固然已经成为心灵幻影,即便坦诚相见的友情都越来越难得一求。在长沙的公交车上,我曾经无数次听到别人在接手机时一边说自己现在广州重庆上海,一边抱怨对方来长沙怎么不提前告诉一声也好等着为之接风洗尘。更为尴尬的是,在外地工作的某甲回到长沙,给某乙打电话说本来要来看老朋友的,但日程实在太紧,只好下次再聚。某乙也殷切地说自己多么想念对方,但碰巧近日正在赶一个材料。谁知道,第二天上午她们居然在烈士公园不期而遇。
2005年7月,我和爱人在老家永州同时遭遇车祸,其中我爱人住院长达3个月,此期间,我们收到真情关爱的同时,也收到了不少虚开的友情支票:有人明明没有去过医院,却硬说去那里没有找到我们;有人说他买了贵重的这样那样去看望我们才知道我们已经出院;有人每次见面都一再表示要来家里慰问,结果一年下来就被他这样“慰问”过七八次;还有人在找我帮忙时问我是不是为他没去医院看望介意了,说良心话我还真没有介意,但他随即说出的一句话就不能不让人介意了,他说:“这样的小事,你介意的话就太不够朋友了!”经他这么一质问,“不够朋友”的责任就完全落在了我的头上,这关于“朋友”的逻辑也真奇怪得很。
每次看到结伴而行的少年们,脸上总是纯净的快乐,那种不掺杂质的同类之爱让人心生嫉妒,同时也为自己人到中年的世俗和圆滑不由地生出悲哀。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成熟让我们幼稚,是聪明让我们愚蠢,是进步让我们回退。自诩伶俐的现代人,事实上已经失去了很多本真的东西,就连友谊这么简单的一种感情都让我们弄得如此复杂而微妙,充满虚与委蛇甚至勾心斗角的玄机。
偶尔检查手机和QQ上的好友名单,发现其中很多人居然一开始就不曾联系也没想过要保持联系,当初添加的时候或是因为漫不经心或是出于礼貌。一个个删除这些名单的时候,我内心里是清醒而悲哀的,因为我知道,我自己又何尝不是他们的“熟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