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飞机去香港:县医院开反贪会 给医生上交红包下指标(成都商报 2006-9-5)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微思作业网 时间:2019/08/25 14:32:54
县医院开反贪会 给医生上交红包下指标
http://www.newssc.org           2006-09-05 09:09:00

四川新闻网消息
医生在开“反贪会”,看病稍等
9月1日上午,金堂县人民医院一位医生打给本报的电话有点让人意外。按照他的说法,当天下午,医院还要专门开会说这事。
于是,9月1日下午3时30分,记者来到金堂县人民医院。医院行政楼4楼一间会议室里,几十名医生个个表情严肃,正听院领导发言。会议结束,与会医生鱼贯而出,一名医生问走在旁边的医生:“这钱你交不交?”“我没有收过别人的钱,拿什么交?”对方的反应有些“大”,把问话的医生吓了一跳。
下午4时许,又一批医生来到行政楼四楼会议室开会。此时,医院门诊部一楼的诊室大多关着门,10来个患者眼巴巴地坐在诊室门口的凳子上等医生。记者以患者身份向分诊台一名护士打听:“皮肤科值班的主治医师唐诗国啥时候上班?”护士笑嘻嘻地答:“唐医生开会去了,反贪会!”
“我听说是喊交贿赂款,科室主任每人500元,医生每人300元。”护士继续解释:当天下午,医院召集医生开了几次会,讲上交“贿赂款”的事,有些诊室因此没有医生接诊。
[旁白:咦?上交贿赂款还有整齐划一的标准?是不是真的哦?]
开会原因:反商业贿赂成绩不显著
9月1日的会议,除了医生,金堂县人民医院院长、副院长和办公室主任全到场了。会议上,一名负责人苦口婆心。
他说,9月1日医院频繁开会的目的就是向大家强调,反商业贿赂已经到了“实质性的关键阶段”。截至开会时,金堂县卫生系统向反商业贿赂专用账户中上交的贿赂款还很少,说明反商业贿赂成绩不显著。
“我们金堂(卫生系统)才交了××××元,这说明我们真有这么干净,是一片净土吗?”这名负责人自问自答,“站在我个人的角度和医院的角度看来,我们医院肯定存在收回扣这个问题的……”这名负责人加重了语气说:“我们收回扣的线索已经在掌控之中!”目前,反商业贿赂还处于自查自纠阶段,过了今年9月30日以后,该交的钱没有交查出来就要遭到重处。“在9月30日之后,有关部门查到你了,如果在这之前你把该交的钱都交了,交够了,就没有你的事。”
[旁白:上交贿赂款少反而让人如此不安,看来对自己真的没有信心。但呼吁有问题的人交上不义之财好像也还说得过去。]
会议内容:给上交贿赂款定“任务”
这位负责人提高了语调提醒与会者,如果到9月30日,金堂县反商业贿赂专用账户上,贿赂款交少了,“仍然是这个数目,(大家)未行动起来”,那就说明大家在医疗回扣等问题上没认账,就会被有关部门调查。
“如果调查,我们医院肯定首当其冲。”讲话的负责人说,“这种情况下,医院领导班子经过研究、讨论,对上交商业贿赂款作出了金额上的要求。医务人员,可能涉及到商业贿赂的在座各位,普通医生至少交300元,科室主任至少500元。”接着,他话锋一转:“当然有人会说,我们没有得到这个钱(商业贿赂),就不交。”停顿了一下,他接着说:“不过我可以拍着胸口说,我们收受商业贿赂的现象是存在的……只有我们按要求把钱交了,医院才能够顺利过关,个人才可能都过得了关。”“如果现在大家都说自己没问题,不交钱,到时候肯定要被有关部门调查……”
对于当天上午有两个科室的人员已经交钱一事,这位负责人颇为赞赏:“我认为他们是积极主动的,态度是端正的,值得借鉴。”他要求全院职工理解、配合医院工作,在9月10日前交齐贿赂款,并保留好交款凭据。
[旁白:定额上交“贿赂款”,真有此事啊!不知道这标准咋定出来的呢?并且在座各位都须完成这任务,难怪医生反响大。]
贿赂款交不交,医生看法各异
事隔三天之后,昨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金堂县人民医院,听到了医生们对会议“精神”的不同声音。“不可否认,在医疗系统中,在采购药品和器械的过程中,在开处方的过程中,吃回扣的现象肯定是有的。”一名医生一听有人问及“贿赂款”一事,停下了正在开处方的笔。他说,整个金堂县卫生系统中,有人收过贿赂,有人没有收过,有人收得多,有人收得少。“医院为每个人划一个上交标准肯定是不合适。”他语气坚决地表示这笔贿赂款,自己肯定不会交。
在门诊部,一位年纪50岁左右的主治医师说起这事就生气:“我就算想收贿赂也没有人给我送,我没有收别人的钱让我咋个交?交了这些钱就等于自己给自己扣了顶黑帽子。”他也明确表示,自己不会交。
而另一位主治医师认为,医院的做法虽然很可笑,医生的意见也很大,但迫于医院压力,“可能不交钱不行”。
[旁白:交吧,哪个清白者想给自己扣顶“收贿赂”的帽子?不交吧,又没贯彻医院会议“精神”。交与不交,看来的确是个问题。]
本报记者郭庄
来源: 成都商报
http://scnews.newssc.org/system/2006/09/05/010116666.shtml
首页->>中国青年报->> 青年话题
贿赂指标又一个反腐形象工程的产物
2006-09-07
刘义昆
今年,四川省金堂县卫生系统公布了反商业贿赂专用账户,金堂县人民医院也开展了此项活动。但至今该账户只收到很少的上缴贿赂款。医院领导不满意,居然开会下达任务:医院科室主任必须向该账户上缴至少500元,医生则缴纳300元。(《成都商报》9月5日)
近年来,关于指标的新闻可谓层出不穷:为了命案必破,公安机关下达破案指标;为了招商引资,政府部门下达喝酒指标;为了学生能够找到工作,教育部门下达就业指标……相比之下,金堂县人民医院则更有创意,他们出台“贿赂指标”是为了反腐败。
今年,中央将治理商业贿赂作为国家反腐败工作的重点,一时间,对红包、回扣习以为常的医生,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然而,红包上缴账户虽然设立了,但制度的设计缺陷,使得反腐效果很不明显。而医疗体制的积弊,又使医院缺乏纠错能力。为营造“反贿赂效果”完成上级交代的任务,红包账户必然会走向畸形,金堂县人民医院的“贿赂指标”,便顺理成章了。“贿赂指标”能够起到的效果显而易见,300元、500元不是个大数目,对于动辄十万元、百万元拿回扣的医院来说,完成指标相当容易。但最后的结果恐怕只会是,人人拿红包、收回扣,象征性地上缴商业贿赂。“贿赂指标”完成了,拿红包收回扣之风却愈演愈烈。
“贿赂指标”还会对医生道德起到逆淘汰作用。在金堂县人民医院门诊部,一位年纪50岁左右的主治医师说起这事就生气:“我就算想收贿赂也没有人给我送,我没有收别人的钱让我咋个交?交了这些钱就等于自己给自己扣了顶黑帽子。”不能否认,确实有不收红包的好医生,这样的医生如何完成指标?不久前,某地就曾曝出过不向患者高收费和为患者垫付医药费的医生被开除的新闻。不收红包、完不成指标的医生,如果因此被逆淘汰,将是何等的悲哀?
8月,北京市卫生局治理商业贿赂领导小组负责人称,医生收红包不算商业贿赂。红包到底算不算商业贿赂,医疗卫生机构能否接受捐赠和赞助,这些都备受争议。事实上,在卫生部门赞同各地设立红包上缴账户之初,就有论者认为卫生部此举是在大赦红包。一方面,卫生部门高调反商业贿赂,将反商业贿赂纳入自己的权力格局中;另一方面,卫生部门似乎又在不断抬高着反商业贿赂的底线。畸形的“贿赂指标”不得不让公众怀疑,如此反商业贿赂,最终又是一个反腐形象工程。
http://zqb.cyol.com/content/2006-09/07/content_150291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