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飞机可以带多少行李:不满红色经典被嘲讽 官方打压“恶搞”风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微思作业网 时间:2019/08/25 15:31:24
“恶搞”成了中国近日最热门的词汇,台面上的主流舆论和私底下的社交场合,现实世界和虚拟网络,无不在热烈讨论着“恶搞”。
今年初一部讽刺名导大片《无极》的视频——《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上传到网上并迅速流行后,恶搞如燎原之势蔓延开来,成为了社会关注的一个焦点。
《光明日报》社日前邀集新闻、影视、网络以及高校的一些知名人士,召开了一次“防止网上恶搞成风专家座谈会”。与会者从道德、法律、文化等不同角度分析了“无节制”恶搞的种种危害,一致呼吁要“刹住‘恶搞’之风”。
恶搞之所以引起官方的反弹,主要是因为向来被当局视为神圣的象征也沦为恶搞的对象。军方八一电影制片厂在文革末期制作,被形容为红色电影经典之一的《闪闪的红星》,最近也被网友恶搞。
新华网对该电影的剧情介绍是:“年仅十岁的潘冬子一心想参加红军,这不仅因为冬子的爸爸就是一名光荣的红军战士,更因为冬子发誓要为被敌人残杀的妈妈报仇。怀着这个心愿,冬子巧妙地与敌人周旋,冒险为游击队送盐、送信,并在残酷的斗争中不断磨练自己。”
在恶搞短片《闪闪的红星之潘冬子参赛记》中,原本一心想参加红军的小英雄潘冬子,却整日大做其明星梦,他的红军父亲变成了“地产大鳄”,母亲一心想参加中央电视台互动节目《非常6+1》——一本正经的红色经典在被解构后,成为反映荒谬现实(民众望房兴叹和年轻人迷恋电视选秀节目试图一秀成名),同时又被作者拿来嘲讽的对象。
对于恶搞风气上升到“叛经逆道”的地步,以及官方出面抨击,主流媒体与民间网络呈现出不同的反应。主流媒体要不支持官方的立场,要不就比较保留地表示要对恶搞的形式和内容做区分,别一竹竿打尽全船人。
支持“刹住‘恶搞’之风”的意见认为,拿红色经典来恶搞伤害了“新中国”的一个核心价值:人民有反抗压迫的权利,因而违反了大众的心态及利益。
持保留意见者指出,恶搞在“解构”的意义之外,也是一种精神重压向外宣泄的过程。压力太大,生存太难,恶搞成为一种被变异了的宣泄。恶搞流行的背后潜藏着全社会集体的精神抑郁,并建议“堵不如疏”。
网络的言论则从自由表达的角度反对官方对恶搞的打压。网民认为,网友有恶搞的权利,官方可以表明反对态度——这样才有利于建设和谐社会。
恶搞的流行,除了呈现出社会的集体精神抑郁,也同这些抑郁缺乏正规管道来抒发有关。官方媒体所勾画的美好图象与民众对现实的感受之间的落差,让恶搞风气有了发展的空间和社会基础。
就如美国社会流行着各种阴谋论一样——包括认为911恐怖袭击是美国政府自己主导的阴谋——每个社会都存在某种程度的禁忌和虚伪。如果这种虚伪过度膨胀,最终使华丽的语境包装不了丑陋的现实,由之产生的道德虚无感,反而让恶搞有了满足人们希望能拆穿谎言和表达不满的颠覆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