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飞机可以带指甲剪吗:东航子公司四高管涉千万腐败案 上海机场亦涉案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微思作业网 时间:2019/08/19 03:32:11
在交出2006年上半年严重亏损14.6亿的糟糕半年报后,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东航股份)再度出现麻烦。东航股份的子公司中国货运航空有限公司(下简称中货航)和东方远航物流有限公司(下简称东远物流)高管王强、吴森、于龙江、肖奇贤等因涉嫌商业贿赂被上海市长宁区检察院拘传,涉案金额达数千万元。
目前案件主要涉及中货航、东远物流以及东航股份货运部等27人。据调查,随着案情进一步明了,上海机场股份及旗下多家货代公司亦在涉案之列。
货代公司举报引出灰色利益链
中货航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据说是一家小货代公司心存不满举报引发此案,中货航山东分公司的一家货代公司向检察机关举报,中货航随即展开自查发现的。”该人士透露,“8月,中货航几位高管被带走调查,随后有更多人被带走。”8月30日,中货航在管理层会议上宣布了“三不原则”:不听谣,不信谣,不传谣。
据悉,案发前王强担任中货航副总经理,分管市场销售;肖奇贤则为东航股份货运部总经理;吴森担任东航股份广州营业部货运经理。“这几个人都属于东航集团很高级别的管理层了。”知情人士透露。
几位涉案高层中,肖奇贤曾在1990年因受贿被判两年缓刑,王强在担任中货航副总之前,也曾因骗取公司资金而被查处。一知情人士透露:“本来上海国资委还曾出面要求他们主动坦白,但他们都没有交代,最终导致司法介入。”
“中货航出事后,上海机场旗下的货代公司也跟着出事了,首先是一位科长被抓,前几天一位同事的家属也被抓走了。浦东机场下边的货代公司也有许多人涉案。”虹桥机场一位中层干部说,“中货航内部也还有众多人正在进一步被追查出来。”
上述人士同时透露,本次受贿案由是:中货航几位高管将国内优质航班货运舱位以极低价格长期包租给某些货代公司,但账面则按较高费率办理,而账面显示代理费用与货代实际费用之间的差额则由货代公司以回扣方式直接打入中货航高管的私人账户中。
航空货代商业贿赂由来已久
中国航空货运实施代理制,按民航总局的规定,货运代理费最高不超过运费总价的4%,客运代理费不超过票面价格的3%。但事实上并没有一家公司按照此规则去“正规操作”。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这只是一种规定,是一种形式。”
华东地区的一位航空公司货运经理说,中货航是整个华东最大的货运航空公司,国航货运、上航的上海货运航空有限公司都没有它的营业额大。上述虹桥机场内部人士也表示,尽管上海航空公司已于今年6月正式成立上海货运航空有限公司(下称上货航),但其没有开展国际业务资格,业务量远小于中货航。
“中货航实际上在华东是垄断的,它有自己的飞机,所有货代公司拿到标的后都要交给它来安排发运。”这位中层表示,多年以来,中货航相关人员都是采取三种办法办理货代规费的。
一种是代理费账面按国家规定最高的费率运作,实际上给货代公司没有这么多,而中间的差额则由货代公司返还,甚至有些人员会直接扣掉差额装入自己腰包,在货源充足时会选择这种方式。
另一种方式是货源不足时,会给代理公司较高扣点,但会在实际操作中,向单位多报费率,也就是采取“4+X”与“3+X”的方式,但这个X将会与货代公司分享,甚至X全部被办理人员获取。为获取更高的代理费和与中货航搞好关系,许多货代公司会私下贿赂中货航高管与相关人员。
另外,在紧急货运中,中货航相关办理人员有权决定发送的顺序,“关系好”的先发,“关系不好”的后发,这样就会导致一些货代公司违约。“货代公司选择与中货航拉近关系的办法就是商业贿赂。”
一位航空货运代理公司知情人士说:“我们几乎所有的货运都要给回扣,不仅要给货主方面的办理人,更要给中货航方面的办理人。给货主方面的主要是公费货源,这个回扣实际是在价格中间,把收货价格拉高一点就行了,你要500,我就在货运价格上加500,不赔;但给中货航,他们除了在账面上作假直接扣以外,还会向我们伸手,没办法,大家都在给,你不给,他们会难为你,只有给喽。”
“这是潜规则,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上述虹桥机场一中层说,中货航存在商业贿赂已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大家都在这样做,许多人赚了大钱了,这个数目恐怕是查不清的。”他表示,中货航人员的灰色收入很高,以前已有许多人“掉”进去了,所以这次巨额商业贿赂案发生以后,没有什么人感到惊讶,“事情并不复杂,为何到现在才知道,难道公司的董事、监事不了解吗?关键就是因为这是集体腐败。不过这次这么大规模的人涉案与审查的力度倒是没想到。”
巨额商业贿赂案凸现东航内症
东航是今年亏损数额最大的航空公司——截止到今年6月底,东航共计近15亿元亏损。该财务数据尚没有以境外制度进行核算。这其中中货航报亏3.7亿元,占东航总亏损额的18.03%。
尽管东航股份仍把近15亿的亏损主要责任归咎于日益上涨的航油价格,但业内人士分析,商业贿赂案说明东航内部管理混乱,“就此事来看,在中货航、东远物流以及东航股份仍然保留的货运部三者关系来看,就已经体现出内控机制的不完善。根据东航内部分工,东航股份货运部主要负责管理、协调与投资职能,而中货航则是机场到机场的承运人,东远物流定位于地面配送、面向最终托运人销售的职能。但一旦遇到大客户,为了争夺资源,三方完全可能会置规定于不顾,破坏三者的定位。”
另据了解,8月3日,东航曾发生搬运工盗窃货主巨额物品案件,涉案金额达数十万元,此案已于上月由公安浦东机场分局破获。查明是东航搬运工人在搬运货主物品时,擅自开包盗取手机、笔记本电脑等贵重物品并在浦东机场附近一小手机店销赃。东航知情人士说,这种事多年屡屡发生,但航空货运大多由保险公司承保,所以大部分货主也就没有诉诸法律,但这一次丢失物品太多,所以才会报案。“东航为此已下发了内部通告,要求集团下各公司做好内保工作。”
据悉,民航总局已责令东航彻查此案,对涉案人员决不姑息,一查到底。而虹桥机场这位中层则透露,自该案立案之后,包括东航、G沪机场在内的单位正在开展“党风廉政教育”,而活动的最主要内容就是“反商业贿赂”,他说,“这次大案对中货航乃至整个航空货代业将是里程碑式的影响。”
2006年3月8日,上海东方远航物流有限公司在上海召开的第二届董事会第二次会议上,东航股份公司副总经理兼上海东方远航物流有限公司董事长周礼国对2006年的工作提出了五项具体要求,其中特别提出要求“消灭差错、互相监督;深挖潜力、图谋发展”。半年之后,中货航事端被不断扩大,暴露了股份公司内部相互监督俨然只是一句口号。
链接:
中货航股权结构:东航股份70%,中远集团30%
东远物流股权结构:东航股份69.3%,中远集团29.7%,中货航1%
主要涉案人员
王强:中货航副总经理,分管市场销售;肖奇贤,东航股份货运部总经理; 吴森,东航股份广州营业部货运经理
案由:将优质航班货运舱位以极低价格长期包租给某些货代公司,但账面反映则按较高费率办理,与货代实际费用之间差额由货代公司返还至私人账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