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飞机吹笛子的后语:金融时报 全球性会计准则将会向中国靠拢?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微思作业网 时间:2019/08/25 14:32:59
正接受采访的中国财政部会计司司长刘玉廷提高了音量,加快了语速,向翻译反复讲述要点,希望确保他的信息得到准确传达:“世界各国将向中国学习。”中国正在引入国际会计规范,但刘玉廷坚信,这不是一条单行道。
他非常自豪地回顾了中国与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IASB)去年签署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协议。他表示,这说明中国新会计准则中,有值得国际会计准则研究借鉴的地方。
事实证明刘的观点是对的。两个月后的7月份,IASB宣布,将重新审核一项北京表示不可行的准则。中国不断增强的影响力再次突显。
中国财政部的雄心
正如金奇在《中国震撼世界》一书中所描述的,中国改变了全球经济。但如果说中国正在以同样意义深远的方式“震撼”会计业,那就错了。的确,中国采用的主要还是因地制宜的模式,即从国际经验中汲取知识,自主决定其吸收的内容和方式。
但中国财政部的信心却在日益增长。随着如此众多的外国会计师纷纷前来瓜分市场,中国可以利用它们对被排除在外的恐惧,将中国的影响力扩展至境外。
英国监管机构财务报告理事会国际事务顾问戴维·格林表示:“市场对中国企业到境外发行证券很感兴趣,仅仅是这一点,就足以促使人们考虑中国的会计和审计。”
“要么是中国被迫接受其它地方的做法,要么就是,如果中国确信自己的提议更好,它就必须说服其它人予以考虑。”
至今为止,中国对会计规定、职业行为、审计事务所及财务报告的影响始终有限。美国的证券交易委员会、欧洲的欧盟委员会仍然操控着全球会计业。
但IASB在7月份的声明,很可能是对未来措施的试水。未来几年,全球对财务报告的监管可能形成“三头政治”,而中国便将是(欧美之后的)第三个成员。刘玉廷对中国在IASB取得的胜利大加宣传,正充分说明了中国财政部的雄心。
中国已颁布法令,要求从2007年1月1日起,在上海和深圳证交所上市的1300多家公司必须遵循一套全新的会计准则。这套准则以IASB的准则为基础,但又不完全相同。这一举措是为了提高中国会计制度的可信度,而可信度被视为促进市场稳定、吸引持续投资的关键。
中国新准则与IASB准则之间的差异,大多源于中国财政部表示在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不可行或没有意义的规定。其中一条,即国际会计准则第24号(IAS 24),涉及关联方之间的交易披露。IASB同意重新审核的正是这一条款。
按照现行格式,国际会计准则第24号将所有国家控股企业均视为关联方。鉴于国家持有企业部分权益的现象在中国经济中十分普遍,按照这一标准编制错综复杂的关系图并予以公布,对大多数企业都是一项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中国在其新准则中将国家控股的实体排除在外,并希望IASB也这么做。(日本同样也在促请标准制订者在另一个方面对国际会计准则第24号进行修改。)
市场的力量
IASB为何做出回应呢?原因在于,如果想让自己作为国际性组织这一身份显得真实,那么和会计及商业领域中的其它很多组织一样, 它也需要中国加入其中,完全采用国际准则。
不过,在应用IASB风格的准则方面,中国的力量还不够。由于在1993年之前一直沿用苏联会计制度,因此中国人手不足的会计人员将需要掌握原本不熟悉的会计方法和全新的概念。
中国财政部完全了解会计人员需要学习多少知识。它已全力以赴地进行人员培训,并积极谋求各种外国组织的帮助,而后者也正争先恐后地提供帮助。
英格兰及威尔士特许会计师协会将开展为期12个月的国际项目,培训中国的精英会计师,以填补“当地会计人才的技术缺口。”该协会教育培训执行总监雷蒙德·马登(Raymond Madden)表示:“他们非常渴望学习和采纳最好的惯例,但我觉得这将是一条双行线。”
“如果去英国会计师事务所问问,看他们是否愿意将一个受过培训的中国人放在有薪岗位上,你会发现这并不是强行推销——他们通常都会说‘我们当然愿意’。”
虽然规模较小的事务所刚刚意识到中国带来的机遇,但大型事务所——安永、毕马威、德勤、普华永道,已付出了多年的辛勤努力来培育与客户和官方的关系。
它们的努力已经取得了极大回报。在赴香港、伦敦和纽约上市的中国最出色的公司中,“四大”已实质上垄断了它们的审计业务。它们在中国大陆和香港聘用的员工总数超过1.9万人,而且今年还将至少增聘20%的员工。
全球基准被降低?
然而,一些国内会计师事务所却痛恨国际竞争对手的声誉,而且后者的角色正让中国官方感到阵阵不安。经历了最初对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欢迎,并将它们作为导师和信誉来源之后,目前已有迹象显示,中国开始希望能与它们相媲美。
中国财政部副部长、频繁代表中国会计业出现在国际会议上的王军,已呼吁对全国5600多家会计师事务所进行整合。刘玉廷则更进一步。他今年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他希望中国会计师事务所的发展,能跟上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
“在中国企业赴海外上市的同时,我们希望审计事务所也能走向全球,”他表示。“毕竟,外企进入中国的同时,也引进了外国审计事务所。”
这一说法似乎有些牵强,但那些担心欧美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束缚的人们一直在想,在某个梦幻般的时刻,中国审计事务所是否有可能冲破这种束缚。
除了政治上可能的敌意以外,实现这一前景的重大障碍在于,在许多人心目中,中国就等同于账目不透明(如果不是误导性的话)。常识告诉我们,在开始向海外推销服务之前,中国需要证明,它自己的企业高管、审计师和监管者能够在本国编制出可靠的会计账目。
不过,有一点需要说明。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在中国的一些高管坦白承认,他们的审计质量无法达到其它地方那么高的水平。他们表示,虽然审计方法一样,但由于许多中国企业缺乏强有力的内控措施和独立董事会,所以他们处理的材料大相径庭。
与此同时,他们在更发达市场的同僚们(这些人终日担心因为疏忽而面临官司),正努力降低公众对审计目标的期望。他们表示,串谋舞弊行为几乎不可能被发现,因此如果失察也不要责怪他们。他们降低审计师作用的意图非常相似,这就引出了一个麻烦的问题:如果“世界各国将向中国学习”(用刘玉廷的话来说),它们到底要学什么?
中国在树立审计目标的全球基准方面可以发挥一定的作用。但如果国际审计师事务所抓住中国重要性不断提升之机,将中国作为参考点的话,那么全球基准的门槛可能就会设得很低了。(作者:Barney Jop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