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麦网郑州站:张闳:无人喝彩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微思作业网 时间:2019/09/23 08:59:07
2003-12-29 16:49:29  南方都市报  张闳
南方网讯 2003年实在算不上一个“文化年”。这并不是说这个年份没有文化,而是因为其他领域里的事件太过火爆。文化建设是一个缓慢的积累过程,依靠群众运动的模式来创造文化,更多的是破坏性的危险。因此,文化事件要与诸如伊拉克战争、SARS危机、孙志刚案之类的公共事件抢风头,如果没有一些外在的辅助手段的话,可以说毫无优势可言。
博客能够成为时尚,能够成为一个大的事件,与外在的辅助手段有关。如果没有若干情色写手在兴风作浪,博客的文化关注度无疑要大打折扣。不过,尽管如此,博客所创造的资讯传播平台,依然是一个极具创造性的互联网资讯模式。
另一个重要的文化事件———“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其名称已经明白无误地告诉了我们,它也是借助现代传媒的力量,才变得相对热烈起来。面临着大众传媒的强烈冲击,曾经自恃清白的文学,不得不脱去其优雅的外衣,跟传媒一道跳起了风情万种的“辣身舞”。但这依然是表面风光。事实上,2003年的文学界甚为寂寥,长期的圈养,作家们白白胖胖,对公共事件早已没有多少责任心。文学越来越“卡拉OK化”了,公众则以“冷淡”回报。虽然现在的作家们一有了快感就会高声尖叫,但在大多数的情况下无人喝彩。他们的快感与我们无关。
在现代传媒的引诱和裹挟下,文学写作还能勉强维持着一定程度上的热闹,那么,另一些重要的文化传统的处境就不那么美妙。“三江并流”、明孝陵等申报联合国“人类文化遗产”成功,古琴被列为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乍一看,这两件事都是喜讯,但与其说是胜利喜讯,不如说是这种古老的传统文化告急的信号。如果不是其濒临灭绝的命运即将来临,人们是不会想到要去保护的。北京南池子四合院的命运即是一个反证。
文化是一种极为脆弱的东西。古老的文化遗产尤其脆弱,一旦遭到破坏,即无可复原。天灾和外力的破坏是致命的,但还有一种更为可怕的力量,在随时威胁着文化遗产的生命。所谓“外寇易御,家贼难防”。与故宫相关的几桩文化事件,都是一些丑闻。这些事情尽管依然存在争议,但鉴于当今文物破坏和流失的惊人程度,我宁愿信其有,正如鲁迅所说的,我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
相比而言,倒是艺术领域里的消息来得实在。当代前卫艺术浮出地表,其“狰狞”面目让人民群众吃惊不小,倒是显示了现代“震惊美学”的威力。而广州大学生演绎的话剧《阴道独白》中文版,也取得了跟前卫艺术同样的“震惊”效果。它向人们宣告,女权革命者不再只是“口头上”的革命者。纪录片风光无限,影像艺术天地广阔。建立在误解基础上的幻想,也不失为一桩幸福的事。
总之,文化的2003年,实为平平淡淡的一年。(张闳,文学评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