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分别黄杨木梳: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年:李银河谈《要大大发扬民主,大大加强法制》/ 经济观察报_满天风雨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微思作业网 时间:2020/01/28 21:45:36
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年:李银河谈《要大大发扬民主,大大加强法制》/ 经济观察报2008-02-16 11:04

转自经济观察报 > 观察家 > 专栏 作者:马国川 发布日期:2008-02-15

李银河:真正的变化要开始了

本文为《经济观察报》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特别专题“八十年代之子”系列报道之五《李银河:真正的变化要开始了》一文节选

“要大大发扬民主,大大加强法制”

经济观察报:你出生于北京,但是看履历,你曾经在山西大学上学。

李银河:这是拜文化大革命所“赐”。1969年我17岁,从北京到内蒙古做了三年知青,然后转到山西沁县农村插队两年。1974年我进入山西大学,成为一个工农兵学员,学历史。

经济观察报:当时还是实行推荐,看来你的表现还不错。

李银河:也有点关系吧,因为沁县是我父亲的老家。我父亲是俗称“三八式”的干部,在《人民日报》工作,算是一个知识分子干部吧。我和姐姐都曾在师大女附中上学,那是全北京收分最高的中学。我们家有学习好的传统,我哥哥、姐姐从来都是班里学习最好的学生,我也不例外。记得1974年闹张铁生交白卷事件,虽然考试,但是录取的时候也没看分数。你想想就知道,那会儿乱七八糟的。所以后来有人说,你怎么不认同山西大学啊?我说要不是文化大革命的话,我怎么能上山西大学这样差的学校呢?

经济观察报:上大学有什么收获?

李银河:谈不上收获,只能是自学。在这期间我认识了王小波。

经济观察报:怎么认识的?

李银河:小波当时是街道工厂的工人。通过一个朋友我认识了他,其实主要还是看他的手抄本小说《绿毛水怪》。《绿毛水怪》只在很小的朋友圈子里传,没有像《第二次握手》之类的书传得那么广泛。

经济观察报:《绿毛水怪》讲的是什么?

李银河:写了一个小孩的恋爱故事。我看到后,心弦被拨动了。小波1978年考上的中国人民大学。恢复高考的第一年他还不相信,因为他们家有问题,他爸1952年就出问题了。他在人民大学的那个班里有许多家庭出身问题没解决的“可教育好子女”,当时都在可录取和不录取之间,他们这批人还跑到教委去请愿了,最终被批准了。

经济观察报:当时你已经工作了,而他刚刚走进大学校园。

李银河:工农兵学员就三年,我是1977年毕业,分配到《光明日报》史学组做编辑,《光明日报》算是一个学术类的报刊。

经济观察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是发表在《光明日报》上,这篇文章引发了全国范围内的真理标准大讨论,是“文革”后思想解放的先声。

李银河:对。其实在这篇文章发表后不久召开的理论工作务虚会,在历史上也挺重要的,因为从那时开始了思想解放运动。当时我已经从《光明日报》调到国务院研究室。

经济观察报:那你在《光明日报》时间并不长。

李银河:只待了一年吧,到了1978年下半年我就到了国务院研究室,理论工作务虚会上我们一帮子小年轻都算是工作人员。在会议召开前,我和林春合作写了一篇文章《要大大发扬民主,大大加强法制》在《中国青年》杂志上发表,后来全国各大报都转载了,有一个整版。当时林春是我在国务院研究室的同事,她后来到英国留学,现在伦敦经济学院教书。

经济观察报:我在采访梁治平时,他就提到了这篇文章。当时你才26岁。这篇文章打破了不允许谈论民主的禁区,从此出现了不少研究民主的文章和书籍。

李银河:我们提得比较早,当时正值思想解放,大家需要听到这种声音。当时整个社会都在反思“文革”,“文革”最主要的教训不就是缺乏民主和法制吗?所以当时就写了这篇文章。当时之所以能发出这种声音,也是领导的意图,如果领导不同意,也发不出来,因为我工作的地方是国务院研究室。我记得同时发表的还有《人民万岁》,也是总结和反思“文革”的。

《要大大发扬民主,大大加强法制》开篇即发出了这样的质问: “四人帮”及其追随者尽管掌握了大得惊人的权力,人数却只是一小撮。那时候我们几亿人民为什么没有能够及早地揭露和打倒他们,从而避免更大的灾难、保卫几十年流血牺牲取得的革命成果呢?我们的回答是,必须建立社会主义民主。我们写道:“必须着手健全立法和司法。首先要使人民的一切民主权利精确地、完备地记载在各种法律里,并且要使它们具有任何人不得违反的法律效力。”

经济观察报:到今天这篇文章还是很有意义的。有意思的是,20年以后,中央编译局的俞可平先生写了一篇文章《民主是个好东西》,被认为是重大突破,甚至引起了一场争论。

李银河:是吗?其实,民主法制从“五四”就开始讲了,经过“文革”的反复,又回到蒙昧的状态,然后又开始启蒙。“五四”不就是呼唤“德先生”、“赛先生”吗?由此可以看出来,我们在不断地回到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