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基贝拉约翰塞纳亲吻:中国“发展中国家”的定位问题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微思作业网 时间:2020/01/28 22:43:55
中国本来是发展中国家,定位很明确,现在怎么又提出定位问题?我想从问题的提出、缘由和应对等三个方面谈谈自己的看法。

    一、对中国“发展中国家”定位的挑战

    中国一直把自己看成是发展中国家,过去也没有人对此提出挑战。现在,情况有些变化。客观因素是中国逐渐强大起来了,我们中国人说话也有点底气了。西方一些国家对中国的发展的心态比较复杂,有怀疑,有担心,有恐惧。它们制造了种种言论,说中国好像不是发展中国家,好像在进入或者已经进入发达国家之列了。对此,有的发展中国家也有这样或那样的类似议论。在去年底召开的哥本哈根气候变化会议上,这一倾向表现得比较明显。

    按照社会经济发展的程度,国际上一般将各国分成两大类,一类是发达国家,一类是发展中国家。现在比较通行的标准是人均GDP达到上万美元的一般被认为是发达国家,大致有四十几个,大部分集中在西欧和北美。

    中国人均GDP刚刚达到3000美元,离1万美元还差得远呢,当然是发展中国家。那为什么现在有争议呢?这还得从西方说起。

    近20多年来,我国发展速度加快,国力增强。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西方开始有人说中国的繁荣发展是一个假象,并提出“崩溃论”,认为“共产党迟早要垮台,要崩溃”。这是西方的一些怀有保守的、老大心理的人的看法;另外一些人也是从一种老大的,但是比较清醒的心态出发,说中国发展不得了,将来发展起来以后会对西方成为一种挑战或威胁,所以当时出现了“中国威胁论”。但是我们政治上稳定,经济上继续发展,“崩溃论”很快就不攻自破。

    “威胁论”一直存在,但是“威胁论”并未阻挡住中国的继续发展。这时,西方一些人又提出“共同责任论”,认为既然中国发展起来了,就要和西方国家一样承担责任,承担更大的责任。去年,美国有人又提出“中美两国论”,说什么以后中美两国“共治世界”,中国成了第二个超级大国,给中国戴了一顶更大的高帽子。去年底哥本哈根会议上,西欧国家甚至要求中国承担比它们还要大的责任,硬是要把中国推到发达国家里面去。我将此说称为“中国发达国家论”。

    这是西方对中国看法的一个演变。在这个演变过程中,国内是有不同的反应的。在西方打压我们的时候,对于“中国威胁论”,我们头脑总的来说比较清醒,知道西方在整我们;但是在西方给我们戴高帽的时候,我们有些人头脑就不那么清醒了。这可能与长期的民族心理有关,我们长期受人欺负,容易自卑,现在被人看重了,容易洋洋得意,认为我们的地位在西方人眼中,特别是在大国眼中提高了。有些报刊特别喜欢转载人家吹捧我们的言论,有人说我们“开始进入发达国家行列”,有人说我们虽然没有进入发达国家,但”起码是半发达了”。这就自觉不自觉地迎合了西方的所谓“共同责任论”,迎合了“中国发达国家论”的说法。大家都知道,最近有一个报告竟说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军事强国”。还有人说,今日的中国已成为“带动整个世界经济触底反弹的引擎”。这些说法,显然是夸大其词。

    二、中国究竟该如何定位?

    西方一些人给中国高定位,举出的主要佐证是:中国的钢铁、汽车等很多产品产量是世界第一;中国超过德国,成为世界最大的货物输出国;中国经济总量今年或者明年可能将超过日本位居世界第二;有人说再过10年或者20年,中国就要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从经济总量、增长速度、发展势头来评说一个国家的发展程度,不能说没有一点道理。

    但是,这些西方人却总是避而不谈其他几个事实。第一,不谈人均GDP。我们的人均GDP刚刚达到3000美元,在世界上排第104位,远远落实发达国家,甚至落后于一些发展中国家。第二,中国的硬实力、软实力加在一起的综合实力还不强,排名还很落后。另外,中国科技水平、教育水平,自主创新能力等发展水平还不高,经济社会发展中还存在很多困难和问题。他们不讲这些事情,恐怕不是无意中的疏忽。也就是说,为抑制中国发展,他们专拣高帽给中国戴,专引证对自己有利的事实说话。

    从历史和现状全面考虑,我们给自己的定位一直是明确的。我们如何给自己定位?从政治制度上来讲,我们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来讲,中国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真正发达起来需要几十年、甚至几代人的努力。这些年取得的成就,尚不足以改变中国的社会属性。在相当长时间内,中国仍然是发展中国家。

    三、中国如何应对挑战

    中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无疑会成为世界焦点,对中国产生各种不同的评说是难免的,关键是我们自己如何对待。我认为,攻击我们,不要害怕;贬低我们;不要紧张;吹捧我们,倒是要警惕。我们要实事求是地评价自己,按照既定的原则办事。

    我们要坚持中国是发展中国家的政治战略定位。中国是发展中国家,这是一个实事求是的估计,科学的论断,同时也是一个战略定位问题。中国同广大发展中国家有类似的历史遭遇,现在面临共同的任务。中国在世界上站得住脚,就是靠广大发展中国家支持。我们进入联合国也好,在人权会议上反击反华势力也好,都靠发展中国家的支持。我们要永远和发展中国家站在一起,这是一个政治战略定位问题,要揭穿一些西方国家的挑拨离间阴谋。

    我们要头脑清晰,既不要怕棒杀,也不要被人家捧杀。棒杀就是打我们、压我们,我们不怕;但是现在特别要注意,我们不要被人捧杀。人家老给我们戴高帽,我们自己决不要洋洋得意,要头脑清晰,看某些人吹捧我们的目的。无论棒杀还是捧杀,最后都落在”杀”字上,我们千万要冷静,提高警惕。

    我们还是要坚持韬光养晦,积极地有所作为。现在,有些人有浮躁情绪,头脑有些发热。我们还是要坚持韬光养晦,不当头,不扛旗,不引火烧身,也不要宣传什么“中国模式”。什么叫“中国模式”?我们自己还摸着石头过河呢,没有什么“中国模式”。在继续韬光养晦的同时,鉴于我们在世界上的利益的延伸和发展,很多事情不介入是不行的。为了维护我国的核心利益,为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利益,有些事需要我们主动介入。

    我们根本的问题还是要发展,继续增强综合实力。不管别人如何评说,我们要保持头脑清醒,只有自己强大了说话才有分量。从最近来看,西欧一片反中国的声音,美国搞售台武器,欧美一些国家制造贸易摩擦。这些都需要我们认真对待。我们要敢于应对,巧于周旋,确保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不断增强中国的综合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