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妇生产过程视频:尹卓:美国海上霸权威胁中国安全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微思作业网 时间:2019/11/21 14:48:39

尹卓:美国海上霸权威胁中国安全

2010-03-09 10:17:02 来源: 中国网 跟贴 44 条 手机看新闻

2010年两会期间,中国网联合网易共同邀请到全国政协委员、海军信息化专家委员会主任尹卓少将就亚丁湾分区护航、国家海洋战略等热点问题接受采访。

提案:制定国家海洋战略保护海洋资源

主持人:今年的“两会”,您准备了哪些提案?

尹卓:今年我准备了一个提案,有关制订国家海洋战略的提案,这个提案已经写好了,一旦开会,马上就要提交。

主持人:能详细谈一下提案内容吗?

尹卓:可以。我准备的提案没有密级。我国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制订“国家海洋战略”,但海洋对我国是非常重要的,我在提案里简单叙述了一下。

从经济角度来讲,海洋经济08年占GDP的将近9.9%,去年数据可能稍微有所下降(因为外贸量减少),但也在9%以上。按世界的统计标准,海洋经济占GDP的5%以上就可以说是“海洋经济大国”,如果占到10%左右,就是“海洋经济强国”。

现在我们陆上的资源越来越少,现在我们需要四十几种关键战略资源,能够自给自足的不到一半,其它都需要进口,到2020年可能会减至几种或者十几种。这些资源对我国的国民经济发展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陆上资源少,但海上资源非常丰富,仅仅是南沙海域,石油资源大概在275到400亿吨,天然气资源大概在10万亿立方米以上,有估算大概在13亿立方米,还有可燃冰(甲烷水合物)。

主持人:现在可燃冰的开采是否面临成本较高的问题?

尹卓:有,包括南沙海域的油资源,都有这个问题。但看我们到时怎么操作了,比如我们有超大型油轮在那里接油,打出油放入油轮里,当然成本比较高,需要油轮不断接替。但随着油价的高涨,可能十年以后,深海石油就成为了石油(资源)重要的来源。现在大家开采的主要是浅海石油(200米水深以内),现在我国海上石油也是200米以内的,但现在很多国家已经开始开采1500米以上的油源了,我国已有能力开采2500米到3000米的深海石油。深海石油的量比较大,开采技术要求比较高,现在我们正在逐步克服技术困难,深海采油技术已经有一定储备了。

主持人:中国深海采油技术在世界上处于相对领先地位吧?

尹卓:应该说我们现在进步很快,比最发达的国家还要差一些,但基本可以解决了。大型的钻井平台、深海石油的水下动态定位、钻探设备等,我们基本都有。

另外我们在太平洋地区还有7.5万平方公里的海底矿的优先开采权,这是人类共同遗产,但中国优先开采。我们进行了一些试开采,回来分析后,它的含量都非常高,钴、镍、铬,属于有色金属,含量一般比陆上资源高几倍、十几倍甚至上百倍;铜,另外海水里还有铀资源,铀矿现在也是稀缺资源了。

主持人:您的“两会”提案通过什么途径做调研?

尹卓:我不是专门为提案做的调研,我们海军长期进行战略性研究,全军发展战略。另外还有一些相关问题的研究,比如南海问题,还有世界海洋资源的研究、世界海洋环境的研究等重大课题,还有一些海军战略发展的设想,这些都是我写提案的背景。去掉密级以后,剩下的就是可以向国家建议的(作为提案提出)。

沿海经济带也是我国发展的火车头,我们预测到2050年,从区域划分来讲,沿海经济带将一直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火车头。刚才我讲了资源,海上资源是陆上资源的战略接替区,这是毫无疑问的。

第二从安全角度讲,在整个战略机遇期打赢一场信息化条件下的局部战争。这个局部战争最可能发生在海上,我们整个战略机遇期如果面临高强度战争,发生的最大可能性是在海上。我国还没有统一,很多领土、岛屿还被人侵占,另外我们还面临域外大国对我们的威慑。每年几百架次的飞机在我们周边侦察、飞行,大国及其盟国每年有上百艘次的舰艇在我们周边进行联合军事演习。

南沙的领海基线尚未有确定的时间表

主持人:下面我们谈一下中国海洋战略问题,目前我国的经济专属区与其他国家存在争议,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如何保证我国的权益?

尹卓:这要从多方面来说了,海洋权益是国家大事,不仅仅是海军的事情,也不仅仅是搞海洋领域工作同志的事情,而是全国的事情。

首先我们从国家意识来讲,国家意识分两层,一是大家听说过的海洋意识,要提高全民族的海洋意识,大家舍得为海洋开发、海洋发展和海洋安全投钱,投海防建设,把海防建设当成我国国家安全的重大方向。

另外要把海洋看成我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领域,让海洋经济在国民经济中占的比重越来越大,大家有这种意识是一个。

还有更重要的一条是“海洋战略意识”,就是国家机关、决策机构,各省职能部门、领导机构,他们要对海洋在国家安全和国家发展中地位(提高)认识,居于战略层的领导对海洋的意识,这对国家的影响非常大。

我国经济现在进入了世界的大循环,跟世界经济的一体化越来越深入,这已经不可逆转了谁都不能逆转,是国家发展的大事,在开放的同时要加强海防建设。刚才我说,每年在海上有两万亿美元的物流,两万亿美元差不多相当于有一两万艘次万吨轮在海上跑,这些轮船跑,就要有舰艇去保护它,使它免遭海盗的侵害。如果遭到了海盗侵害,你只能怪自己防卫不行,不能怪我们开放海洋。

主持人:现在有一些关于海洋防卫的争议可能跟领海基线有关,现在我国领海基线划分情况是怎样的?

尹卓:从50年代开始,中国就正式宣布了领海12海里,宣布了我们对领海主要岛屿,包括西沙、南沙的主权,当然,这是我们继承来的。在旧中国国民党主政时的1933、1934年,我们曾经对整个南沙海域进行过一次测量,当时由中国政府内政部的方域司派舰去测量,公布了我们测量的130多个岛礁的准确地理信息和名字。

战胜日本帝国主义,南沙等岛屿交还给中国以后,当时内政部的方域司又一次派舰艇去接收。南沙海域当时叫“太平岛”,为什么叫“太平岛”,因为当时派出的舰叫“太平舰”,就是用太平舰的名字命名“太平岛”的。

主持人:中国现在还有哪些区域没有划定领海基线?

尹卓:南海我国管辖的海域有九段断续线,在国民党政府时期划了十一段,五十年代周恩来总理主持国务院会议时又确定我们还沿用断续线的划法,但把十一段改成九段,就是在北部湾这个地方少了两截。因为当时我们跟越南在北部湾没有划界,就说明那个地方的领海基线我们没有确定。

现在这段已经确定了,因为我们跟越南已经确定了陆上边界、海上边界,北部湾边界我们都已经划分完了,根据这个协定,我们就可以划这边的领海基线。

现在我们从鸭绿江口开始最北边一直到北麓河口,再到广西,全部划定了,西沙的领海基线确定,现在就是南沙的一些领海基线还没有最后确定。

主持人:有没有明确时间表?

尹卓:现在还没有明确时间表,但我们正在做努力,因为要确定领海基线是非常复杂、非常严肃的行为。确定了领海基点,根据领海基点才能划领海基线;确定了领海基线,才能划定12海里的领海线;确立了12海里领海线外推12海里,才能确定毗连区;根据领海基线再外推200海里,才能划我们的专属区域。一旦这些划定以后就要负法律责任了,你怎么判定人家是否进入你的领海了?我的舰艇对于进入领海的武装分子要给予打击,但首先你的线要向人家公布,让人家知道。

有的国家,像菲律宾,还有一些国家,所谓说自己是群岛原则,有的基线有一两百海里长,那就不行了。

中国应在亚丁湾建立军舰补给点

主持人:现在亚丁湾护航问题关注度也非常高,有人说这一次中国护航暴露出中国作战舰艇数量比较少的问题,您如何看?

尹卓:就亚丁湾护航来说,不大能够导出作战舰艇少的这个结论,如果仅仅为了亚丁湾护航,现在我们中国水力舰艇的数量还是不少的。但同时我们还要执行其它任务,这些任务如果同时叠加,那应该说我们的舰艇数量还是不足的,但不是由于亚丁湾护航引起的数量不足。可能人家觉得第一批护航是两艘驱逐舰,第二批是一艘驱逐舰一艘护卫舰,第三批、第四批我们都是护卫舰。为什么这样?

我们是从军事经济的角度考虑的,第一次我们到亚丁湾去,对这个海域不熟悉,对它的风浪情况不熟悉,而在亚丁湾护航主要靠直升机。所以,开始去是驱逐舰,五六千吨、六七千吨的大型驱逐舰,带一到两架直升机,当时我们对海域的情况不了解,所以宁可先派大一点的船去。

第二次第二个编队,一艘大舰,一艘驱逐舰,一艘护卫舰,试一试护卫舰可不可以,到那儿一试,跟驱逐舰差别不大。

第三批、第四批都派护卫舰去了,护卫舰烧柴油,驱逐舰烧的都是燃气轮机,耗油量比较大,烧的都是人民币,是我国纳税人的钱,当然同样的任务,花钱越少越好,为国家、为人民节约资金。

主持人:在亚丁湾护航的经费支出情况方便说吗?

尹卓:我个人没有准确数据,内部是有的。但整个亚丁湾护航(到)目前为止,效率是非常高的,从第一批编队去那儿护航到目前为止,凡是向我们通报情况,要求我们护航的,不管是中国舰艇、中国船只还是外国舰艇、外国船只,或是参加我们区域随队护航的外国船只,这个大概占三分之一左右,没有一艘被海盗所侵害。到目前为止,我们反击海盗有几十次,有二三十艘中国船只和十几艘外国船只是由我们把海盗赶走的,没有被成功侵害,成功率百分之百。

主持人:您曾经建议在亚丁湾建立我国海军军事补给点,现在它面临哪些方面的阻力?

尹卓:补给点没有什么阻力,现在都在很顺利地实施,为什么当时要谈这个问题?因为我们和在美国、法国在印度洋的军事基地有一个对比,举个例子大家就清楚了。

在南海海域里,美国舰艇在新加坡的樟宜有个后勤补给基地,它的航母编队到樟宜那个地方都可以补给、修船,还可以补给一些作战物资,那是它的海军基地,长期的。在樟宜这个地方有美国海军的军事人员,这个基地是它租借的,要付钱,长期在那里踞守,包括新加坡人进入那个基地都要经过批准的。这是一个情况。

再一个情况,我们刚刚允许美国的小鹰号航母进入我们香港,香港是美国从印度洋到太平洋地区往返的重要休整补给点,而且是他们非常喜爱的一个补给点,因为香港购物很方便,补给质量很高。他们在香港可以采取专访、顺访的方式,这种很少,大部分采取靠泊修整,另外进行非作战物资的补给,到陆上补油料、淡水、食品、新鲜肉类、蛋类,香港的供应能力很强,再就是人员上街购物。

明显的,香港不是美军基地,只是它的补给点,它是临时靠泊。在香港这个地方没有常驻的美军后勤人员,他们是通过商务采购的方式请香港特区政府有关部门通过商业的形式(采购),付钱。所以美军进香港,我们同意它进来,也给当地带来了一些经济收益,每年有5000万到1亿美元。

主持人:中国现在的军舰补给是哪种方式?

尹卓:我们现在在亚丁湾补给有点类似美舰进香港的情况,而不是美舰进樟宜基地。我们在亚丁湾希望能有一个稍微固定的补给点。我们这些舰船,每个编队大概是800多人,每天就是800多人份,除了一些损耗,我们一般都是采购1000人份的新鲜肉类、蔬菜、水果、粮食、食品,还有淡水,每天消耗1000人份,一个月就是三万人份。我们在那儿的持续护航时间一般都是三到四个月时间,120多天,这就需要几十万人份的淡水,不是亚丁湾周边所有国家都能提供这个补给的。有的周边国家经济发展不是很好,农业不发达,有些我们想要的水果蔬菜根本就没有。

主持人:现在中国主要在哪些地方补给?

尹卓:在阿曼、也门、吉布提的港口我们都进行过补给。

主持人:现在补给点选址了吗?

尹卓:还没有最后完全定下来。还有一个条件,因为军人不方便常驻,临时补给就是为了护航任务,护航任务一结束,那补给点就撤掉,没有了。

要实现在亚丁湾分区护航需要联合国参与

主持人:中国曾经提出过“分区护航”的设想,现在“分区护航”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尹卓:大家还在议论,这是个很复杂的事情。我说复杂,实施起来并不特别复杂,有些技术和军事问题要解决,关键是这里面还有法律上的问题。从国际法的角度,我们希望在联合国之下组织这些行动,分区护航。我们一去了之后,美国151编队就提出要求,让我们加入它的编队,美国人从来不把军队交给别人指挥的,只有你让他指挥,没有他让你指挥这回事。

主持人:也就是说,联合国要是不出面,就比较麻烦,牵涉到主权问题。

尹卓:对,谁指挥谁?美国人愿意我们指挥他吗?美国人在那边的舰艇有很多,151编队。另外还有欧盟一体化的军事组织,它那边有465编队,前一段是一个希腊的海军少将在指挥,现在又换了指挥官,到底是谁我记不清楚了。但他们有一个指挥官,指挥欧盟各个国家参加的,那也不是我们。另外日本、韩国和我们,谁指挥谁?所以要有一个统一的组织协调,由联合国来协调是最好的。

主持人:如果联合国出面做这个工作,中国在其中将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尹卓:我们当然会扮演非常积极的角色,因为整个亚丁湾护航这件事情到底延长多长时间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但不管怎么说,只要那边还有海盗威胁,我们的外贸航线和石油航线受到威胁,中国海军就有义务保持一支力量在那里进行护航行动。我讲的“护航”不是“反海盗”,“反海盗”行动要复杂得多,需要的兵力多得多,我们是护航行动。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希望大家能协调,节约兵力,提高效率,大家可以把这么大的护航区域划分成小块,每个国家负责一块,这样大家就比较一致了。

美国海上霸权主义威胁中国安全

主持人:目前印度海军这几年发展得非常快,美军一贯是强势地位,控制着全球16个重要的咽喉地带,中国未来的海洋战略会不会与印度和美国发生冲突?

尹卓:不是说我们的海洋战略跟他们发生冲突,而是美国实施的海上霸权形式会不会危及到我们的安全,这个问题应该反过来。

为什么这么说?刚才我讲了,有很多国家在我们面前进行海洋调查,搞军事演习,大量舰艇集结,另外美国还在不断向亚太地区调整兵力。比如它的F22现在部署到关岛,飞到日本,在日本落地,现在部署在阿拉斯加,都在亚太地区;它60%的攻击型核潜艇转移到亚太地区来了,弹道导弹核潜艇到了这边;航母,一半到一半,到了这边,搞演习的时候集中过六到七个编队在太平洋搞演习。这些对我们来说,总不是安全信号吧?

(搞海洋调查)必须要向专属经济区的所在国通报,得到我们允许,而且要邀请我的人到你的船上去跟你共同进行海洋调查,拿到的资料一式两份,你留一份,复制给我一份,因为你是在我的专属经济区进行的调查。

所以美国在我们前沿这些(活动)对我们当然是威胁,它来干什么?前一段它的驱逐舰跟我们的潜艇发生刮碰,碰掉了他们的拖曳声纳,那它是自找,说明当时它就在对我们的潜艇进行探测。那么长的声纳拖曳阵,长达一千多米,整个后面的拖曳声纳也长一千米以上,短的也有五六百米,SQR-19,还有现在改型的。它放下去干什么?一放拖曳声纳,船的机动性就受限了,因为后面拖一个大辫子,转向容易缠住螺旋桨,机动性肯定会受限。有的网友讲,也许放下去了没有对我们进行探测,这是不可能的,放下去不探测它干嘛?有主动的,也有被动的,两个方式都有,刮碰掉了,说明它没有发现我们的潜艇在什么位置,他们没听到,双方相遇之后把他们的缆切断了,这说明他对我们是威胁。

主持人:请您展望一下中国的海洋战略和中国海军的发展前景。

尹卓:海洋战略,当然,我提这个议案国家未必一定能采纳,但我从海军现役军官的角度来讲,有责任向国家提出这个建议,因为国家有了总体的海洋战略以后,下位还有海洋发展战略和海洋安全战略,海洋安全战略会直接指导我们海军的战略、海军的行动。

 

一旦马六甲海峡被封住,比如恐怖主义放几个水雷,一下就把你的海峡封了,水雷排除是非常困难的,如果这一两个月国内缺油,战略储备跟不上,经济马上就会受到影响。所以海洋安全是直接为国家经济建设利益服务的,现在我们为什么要搞海洋战略?国家对海洋大方向的认识,比如南极和北极,南极和北极是人类的共同遗产,我在多处场合也说过,中国人口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我们在南极和北极的利益能不能拿到五分之一?因为这是人类的共同遗产,人人有份,这一份你不去保卫、不去争取,那你就没有发言权。《南极条约》就是一条,规定非常明确,虽然是人类的共同遗产,凡是在南极没有能力建长期科考站的,开南极会议没有发言权,只有列席权,有发言权的只有在南极建站的。所以,我们八十年代就在南极建了站。北极这么大片海域,南极有大陆,北极没有,但北极深海领域的各种资源非常丰富,今后也是重要的海上航道,我们不能把它都丢给别人,中华民族的利益也在那儿。

  • 政协委员尹卓提案建议制定国家海洋战略 2010/03/09
  • 政协委员尹卓:开发北冰洋 中国不可“缺位” 2010/03/05
  • 全国政协委员尹卓:希望在亚丁湾设海军物资补给点 2010/03/05
  • 海军少将尹卓:中国海军护航或将采用低配置舰只 2010/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