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集团张航近况:懒鱼谗灯感性杀夫 张小娴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微思作业网 时间:2020/02/18 03:17:45
第一章
  四岁的儿子宗浩哇啦哇啦地在客厅高声痛哭,正在厨房洗碗的田素丽,慌忙放下碗碟走出客厅看个究竟,发现宗浩的额头正在流血,七岁的大儿子明恩手上拿着一架玩具铁皮车站在宗浩面前。
  「哥哥打我!」宗浩哭着说。
  「你为什么打弟弟?」田素丽气得一手抢去明恩手上的那辆铁皮车,并顺势给他一巴掌。这回轮到明恩高声痛哭。
  正在翘起二郎腿看报纸的丈夫王居礼终于不耐烦地问:「搞什么鬼?」
  「两兄弟打架,哥哥打伤了弟弟的额头。」田素丽一边用棉花替宗浩消毒一边说。
  宗浩乘机再呼天抢地的大哭,博取同情。
  「烦死人了,我去睡觉。」王居礼掷下报纸迳自走进睡房。
  「你两个给我乖乖地坐在沙发上!再打架的话,每人要捱五十下藤条!」田素丽怒气冲冲的将两个儿子扔在沙发上。
  田素丽走进厨房,厨房的地上全是水,原来刚才她慌忙放下碗碟,忘了关睡喉。田素丽气得说不出话来,蹲在地上用地布抹地。
  今天晚上还要洗衣服,替两个儿子洗澡,大儿明天要测验,一会儿还要替他温习。结婚八年以来,丈夫从来没有帮忙做家务,他只是负责每个月拿一份微薄的家用回来,然后就把太太当作菲佣一样差使。两个儿子的事他也从来不管,仿佛孩子他没份儿似的。
  「累死人了!」田素丽忍不住在心里尖叫。她真不明白当初为什么会嫁给王居礼,他不过是个普通小职员,几年前才储够钱分期付款买下这个不足四百尺的单位。结婚前,他说什么要一世照顾她,让她享福,都是假的。结婚后,是她一世照顾他,让他享福。她的下辈子就困在这个家里,为姓王这三父子为奴为婢,她快要疯了。
  好不容易送了两个小孩子上床睡觉,已经是十一时多了,田素丽终于可以上床,丈夫的鼾声象打雷一样,吵得她无法闭上眼睛,她真想立即就用一个枕头把他局死。这个王居礼结婚时才一百二十二磅,结婚八年后,竟然增加到一百七十八磅,而田素丽自己呢,就由原来的一百二十磅跌到现在的九十八磅,由此可知是谁在享福。
  结婚八年,她实在已经找不到王居礼有什么优点,他唯一的优点是专一。眼看自己的爸爸、姐夫和妹夫都有外遇,弄得家无宁日,田素丽庆幸自己在这方面是幸福的,王居礼从来没有不忠的记录。
第二章
  清早六时,丈夫还在床上,田素丽已经起床,唤醒两个小儿子,替他们洗脸、穿上校服,然后走进厨房弄早餐。七时三十分,王居礼才施施然走出来吃早餐。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田素丽问丈夫。
  「什么日子?」王居礼只顾着看报纸。
  田素丽气炸了肺,今天是她和王居礼结婚八周年纪念,他竟然忘记了,不过,这又有什么稀奇呢?他去年也忘了。
  送了子女上课后,田素丽到菜市场去买菜。
  「王太太,刚送完小孩子上学呀?」市场里那个熟食档的老板娘跟她打招呼。
  田素丽没精打采地坐下来,叫了一碟猪肠粉吃,每天早上,她都在这里吃一碟猪肠粉和喝一杯咖啡,跟老板娘聊聊天。这位四十来岁,经常容光焕发的老板娘非常健谈。
  「带孩子真是辛苦啊!」老板娘说。
  田素丽颓丧地点头。
  「如果丈夫不体贴就更激气了。」
  田素丽点头得更厉害。
  「做家庭主妇根本就是一件苦差。」老板娘坐下来说。
  「你呢?老板娘?你的孩子都大了吗?」田素丽问老板娘。
  「我没有小孩子。」老板娘笑着说。
  「真是幸福!」田素丽羡慕得不得了。
  「先生不用你照顾吗?」
  「我先生过身了。」老板娘脸上一点伤感也没有。
  「对不起。」田素丽不好意思。
  「不。我觉得现在这个阶段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我结婚十八年,丈夫死后,我才真正得到自由,自己喜欢做什么都可以,不需要天天侍候别人。我现在是为自己而活。」
  「为自己而活——」田素丽心里嘀咕,她已经很久没有为自己而活了。
  「今天买了些什么菜?」老板娘问田素丽。
  田素丽看看菜篮里的一条鱼、两块肉和一斤菜:「没什么,都是些很普通的东西。」
  「营养很好啊!吃不坏人的。」
  「我先生已经很胖了,差不多一百八十磅。」田素丽说。
  买了菜回家之后,田素丽换过一套衣服,到百货公司逛逛。她想买一份结婚周年礼物给丈夫,虽然他忘记了,但收到礼物之后,他就会抱歉,让他内疚一下也是好的。王居礼已经很久没有送礼物给她了,什么生日礼物、圣诞礼物,统统没有,只是以钱代替,田素丽曾经埋怨他,王居礼说老夫老妻用不着经常送礼物。
  田素丽选中了一条领带,然后又走去女装部逛逛,这里有几件名贵皮草放在柜里。她一直想要一件皮草,可是她买不起,最便宜的一件,也要数万元,她每次只能站在柜前看一看。如果不是嫁了给王居礼就好了,嫁一个比较富有的男人,最少可以负担一件皮草 .就在这个时候,田素丽发现王居礼也在女装部,他一个人站在皮草柜前面。难道他想送一件皮草给她,令她惊喜一下?田素丽立即躲到远远,不让王居礼发现。想不到丈夫这一次觉悟前非。
  王居礼在皮草柜前面站了一会儿,一个女人从更衣室走出来,身上穿着一套刚才挂在衣架上的衣服。那个女人问王居礼自己穿得 好不好看。
  她是什么人,竟然和自己丈夫那么亲密?田素丽万万想不到王居礼竟然瞒着她跟第二个女人来往,她没想到他够胆不忠。那个女人看来只有二十多岁,身材高大,样子很普通,王居礼竟然迷上一个这样的女人。
  那个女人似乎很满意身上的衣服,她叫售货员拿柜里的一件皮草给她看看。是皮草!她把皮草穿在身上,在镜子前面左顾右盼, 不舍得脱下来了。
  售货员把那件皮草和她身上的衣服包起来,女人抱着王居礼的腰,搔他的腰,双手绕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细语,王居礼的手在那个女人的屁股上游来游去,田素丽看得双拳紧握,真想冲上去掴他两巴掌。
  售货员包好了那件皮草和新衣,王居礼从钱包里拿出信用卡付帐。他竟然买皮草送给那个女人!数万元一件皮草,他不舍得买给太太,竟然送给那个女人!王居礼付了帐,拿着那件皮草,跟那个女人手牵手离开。
  田素丽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好象灵魂出了窍。王居礼竟然在结婚周年纪念买皮草送给外遇,他跟那个女人一定开始了很久。王居礼连唯一的优点都没有了。
  田素丽回到家里,精神恍惚,把刚才买的鱼、菜和肉统统掉进锅里,煮成一锅东西。
  王居礼下班回来了,按照惯例,他先是进入睡房睡一觉,吃饭时,再由田素丽唤醒他,他是这间屋里的皇帝。
  两个儿子如常地在屋里追逐打架,田素丽坐在厨房里,看着那一锅东西在发呆。
  王居礼醒来,已是晚上八时多,肚子很饿,太太为什么还不唤醒他吃饭呢?他走出睡房,摊在沙发上看电视,向厨房大叫:「饭弄好了没有?快饿死人了!」
  田素丽把那个锅端上饭桌。
  「这是什么东西?」王居礼问太太。
  「什么都有。」田素丽说。
  王居礼吃了一口锅里的东西:「什么味道也没有,你把东西放进沸水里就算做一道菜?你搞什么鬼?」
  田素丽没理他,自顾自地吃饭。
  「妈妈,很难吃。」大儿明恩说。
  「难吃就别吃。」田素丽说。
  「你这个人真是不思进取。」王居礼一边吃一边骂。
  「我不思进取?」田素丽不敢相信王居礼竟然倒过来骂她。
  「不是吗?做家庭主妇就有义务弄一手出色的小菜,你煮的东西越来越难吃,我在外面捱得那么辛苦,回到家里,还要我吃这种东西!」王居礼愤然掷下筷子。
  他居然还敢向太太发脾气!田素丽真想把那一锅热腾腾的汤往他头上泼。
  田素丽把碗碟堆在洗手盆里,今天晚上,她没心情去洗。她也没替两个小儿子洗澡就把他们赶上床。回到睡房,王居礼又在打鼻鼾,看到床头几上有一把锋利的开信刀,她拿起开信刀,对准王居礼的心脏,只要一刀刺进他的心脏,她的痛苦便得以结束。丈夫转过身来,张开眼睛,看到田素丽手持一把开信刀。
  「你干什么?」他问她。
  「没什么,我把开信刀放在抽屉里。」说完她把开信刀放在床头几的抽屉里。
  杀人要坐牢,为王居礼坐牢,实在不值得。田素丽心里想。
第三章
  第二天早上,送了小孩子上学,田素丽又去了菜市场,在熟食档碰到老板娘。
  「王太太,你今天的脸色很差。」老板娘拉着她坐下来,「要喝点什么吗?」
  田素丽摇摇头。
  「你丈夫怎么死的?」田素丽问老板娘。
  「病死的。」老板娘说。
  「病死?假使我丈夫也能病死就好了。」
  「为什么这样说?」
  「我恨他,我想他死,但我不想坐牢,我的孩子要人照顾。」
  「杀人不一定要坐牢的。」老板娘说。
  「杀人不用坐牢?」田素丽不明白。
  「杀夫也不用坐牢。」老板娘望着田素丽说。她的目光有点可怕。
  「怎样可以不坐牢?」
  「丈夫病死就不用坐牢啦。」
  「他病死就不是我杀他啦!」
  「我丈夫也是病死的。」老板娘笑得很暧昧,「他自己好端端不会病的,全靠我。」
  田素丽越听越不明白。
  「他是个大胖子,又有心脏病,我只要让他每餐吃得丰富一点,尽量多吃胆固醇和脂肪,他不久就心脏病发了。」
  「哦!」田素丽明白了,「我丈夫没有心脏病。」
  「他很胖是不是?」
  「五尺五寸高,一百七十八磅。」
  「早晚会有心脏病或糖尿病。」老板娘说。
  「是的,他睡觉时打呼噜打得很严重。」
  「我以前也象你一样,我丈夫讨厌极了,可是我现在不知多么快乐。」
  老板娘走到柜台,拿了一张纸交给田素丽。
  「这是各类食物的胆固醇含量表,你拿去看看,对我们很重要的。」
  田素丽收下来。
  胆固醇含量最高的食物依次是蚬、猪腰、肥猪肉、猪肝、墨鱼、牛腰、鱿鱼、牛油、羊肉、鸡蛋黄、腊肠、鲍鱼等等。田素丽当晚就买了好几种胆固醇含量最高的食物。
  人的标准体重应是身高(厘米)减一百除零点九。王居礼早已超出这个标准,只要持续令他胖下去,他会超重得更厉害,早晚会 有心脏病。
  田素丽很细心地在厨房弄晚饭,有炸猪扒、白灼墨鱼、马蹄文黑草羊肉、煎荷包蛋。
  王居礼吃得津津有味:「这才象话。」
  「你多吃一点。」田素丽不断夹菜给他。
  午夜,王居礼正在熟睡,田素丽唤醒他:「吃消夜好吗?我准备了糖水,还有腊肠糯米饭。」
  王居礼嗅到腊肠的香味,忍不住从床上爬起来,吃了两大碗腊肠糯米饭和糖水。
  早餐,田素丽煎了两只鸡蛋给王居礼做早餐。
  晚饭的菜式是炒蚬、炒猪腰、鱿鱼肉饼、金沙骨。王居礼吃得津津有味。
  「尽量吃多一点。」田素丽鼓励他。
  午夜,田素丽又为他准备了消夜。
  家里买了很多零食,巧克力、薯片、虾片、甜饼、忌廉蛋糕等每日供应,是让王居礼看电视时吃的。
  三个月后,王居礼的体重增加到二百一十二磅,他已经胖得走路都有一点迟钝了。
  「我的心脏最近好象有点疼。」王居礼告诉太太。
  「我听人说多喝一些猪肝水会好的。」田素丽阴险地说。
  「是吗?」
  田素丽每天弄一碗猪肝水给丈夫,并叮嘱他连猪肝也一并吃下。
  这一天,田素丽到菜市场买菜,她买了很多东西,有羊肉、蟹、腊肠、鱿鱼。
  「进展如何?」熟食店老板娘问她。
  「他胖了差不多五十磅,现在已经二百五十多磅。」田素丽兴奋地说。
  「能让他喝一点酒更好。」老板娘说。
  田素丽当晚就买了一瓶威士忌回家。
  王居礼已经爱上了吃,他一天里不停地吃,连性欲也没有了。
  终于有一天,他在家里晕倒。救护车来到,两个救护员无法抬起他,结果要找两个警察帮忙,四个人才能把他抬上救护车。
  王居礼被送到急症室,渐渐苏醒,医生替他做了详细检查。
  「王先生,你体内的胆固醇含量比正常高出很多,你要减肥,你被验出有心脏病,如果再胖下去,就有问题了。」
  田素丽心里很高兴,她的心血没有白费,她终于在这个家里得到成功感。
  回到家里,王居礼不敢再吃那么多,他怕死。
  这晚,田素丽弄了一煲香喷喷的羊肉出来。
  「你不要吃。」她跟王居礼说,「医生说你不能再吃。」
  田素丽和两个小儿子吃得津津有味。
  「天气这么冷,最好是吃羊肉。」田素丽一边吃一边说。
  王居礼终于忍不住吃了一块羊肉。
  「你不要吃!」田素丽制止他。
  那块羊肉真是可口,吃进胃里,暖烘烘的,是一种享受,王居礼不理得那么多了,医生不过说他有轻微心脏病。
  王居礼的体重在三个月后又增加到二百八十磅。田素丽快要成功了,杀人真的不用坐牢。
  这天,田素丽又到菜市场买菜。
  「进展很好。」她告诉老板娘。
  她买了很多东西,有猪肉、蚬、墨鱼、羊肉、腊味,就是没有水果和菜。
  走出菜市场时,她突然昏倒在地上。
  王居礼赶到医院,医生跟他说:「你太太患的是冠心病,这种病事前没有病征,我们已经尽力而为,抢救了四十五分钟,她在十 分钟前不治。」
  王居礼沮丧地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以后没有人煮东西给他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