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儿拉丁舞考级有几级:中国有个地产党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微思作业网 时间:2020/02/18 03:19:32

我的一篇在各大网站转载、令地产商害怕的文章

(2010-06-11 06:47:20) 标签:

地产商

地产党

绑架

经济

文化

分类:岁月人生随想

      这篇《中国有个“地产党”》的文章,曾经在国外网各大门户网站被转载,引起了地产商人的极大恐惧。该文被新浪网管经常删除,恐怕就是地产商人授意的结果。今应喜爱此篇博友的要求,把被新浪网管经常删除的这篇文章再重新发上。

 

      当我说中国有个“地产党”的时候,广大的博友可能会笑话我的无知。中国的执政党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团结在共产党周围的是中国致公党、九三学社等民主党派。怎么会冒出个“中国地产党”呢?不管你信与不信,“中国地产党”确实存在。它虽然没有明确的组织,但却有其领袖人物,那就是地产大颚任志强、王石和潘石屹。团结在这三个地产大额周围的是遍及全国的地产商人、炒房团、各级官僚亲属办的地产企业和地方政府官员、银行股东和以新浪网编辑为代表的舆论打手。如果说1949年中国共产党使中国人民站起来的话,那么1999年以后,中国“地产党”却使中国人民趴下了。


     “中国地产党”的宗旨就是:以金钱、美女和豪华的住房拉拢腐蚀地方各级政府官员,使他们成为自己利益的代言人和保护伞,从而在土地出让、税费减免、银行贷款和住户拆迁方面为自己大开绿灯,以便最大限度地榨取中国人民的利益,使他们沦为终身为“地产党”交纳沉重赋税的房奴。中国的房地产开发的诸多环节都存在着权力寻租和官商勾结,可以说房地产的产业链有多长,权钱交易的食物链就有多长。在“地产党”金钱、美女、住房等强大诱惑的攻击下,我们的地方政府官员纷纷沦为地产商人的俘虏和利益代言人。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黄松有伙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长杨贤才参与审理号称“中国第一烂尾楼”的广东“中诚广场”的收购转让工作,从中收贿达4亿元,创造了建国以来因涉嫌贪污腐败而被免职调查的司法官员的最高级别记录。黄松有被免职主要涉及三大问题:以权谋私、严重经济问题和生活腐化。据《星岛日报》报道,身为法学博士和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的51岁的黄松有对未成年少女特别感兴趣,曾玩弄开发商送给的未成年少女多名。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主管北京的城市建设、国土房管和奥运场所建设。在位七年间,刘志华通过其子及情妇受贿住房3套,其中两套均置于其情妇名下,一套由其儿子收受,其情妇们还分别获得一个11万元的金佛,一只6.3万元的手镯和一个7万元的吊坠。上述财物贿款主要来自于北京的房地产公司,其中包括首创集团与泰跃房地产公司。刘志华还让其情妇王建瑞包揽国家网球中心、曲棍球场及射箭赛场等奥运工程。到案发时,刘志华共受取地产商的贿赂690万。上海市房地局原副局长殷国元受贿金额价值人民币3671万余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人民币812万余元、美元4万余元。2000年到2004年,殷国元利用职务便利,为上海惠格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上海金农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江某某,上海盈嘉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上海茗嘉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俞某,以及上海博轩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上海静安城建配套发展公司等个人与单位在土地利用、拆迁许可等事项上,谋取各种利益,并于2002年到2006年间,单独或伙同其妻陈伟多次索取、收受上述个人、单位贿赂的财物、股权;他们还以明显低于市场的价格向请托人购买房屋,受贿数额总计人民币3671万余元。其他牵涉到房地产受贿的还有前财政部副部长朱志刚,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安徽省副省长何民旭和王怀中、安徽省政协副主席王昭耀、山东省委副书记杜世成、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武龙、河南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有杰、北京市海淀区区长周良洛、湖南省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吴振汉等。这样,党、政、法等共产党政府的各级高官都被“地产党”领导下的地产商人所拉链腐蚀,从而成为“地产党”和地产商利益的代表。开发商在拆迁的时候遇到困难,地方政府官员为其护航;开发商在贷款的时候遇到问题,政府官员为其保驾;开发商的房子卖不动了,政府官员用纳税人的钱为其救市!开发商对各级政府官员的贿赂代价,也最终加在房价上。中国的房价每平米高达2万元之多,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开发商贿赂各级政府高官的费用。呜呼,政府官员的吃、喝、嫖赌,却让老百姓来买单!


     中国“地产党”不但以金钱、美女和住房俘虏了中国各级政府官员,而且也以巨大的经济实力捆绑了中国经济。“地产党”和地产商人以巨大的经济诱惑从中国的大银行贷走了数以千亿的资金,迫使银行沦为地产商的婢女。一但地产商倒下,银行就会引发次贷危机并波及中国经济的其它方面。房地产的发展又把其它产业捆绑在一起,如钢铁、水泥、电解铝、建材等。即使目前经济上的瓶颈能源如电力、运输、水等,也都与房地产有关。北京2003年的GDP增长有30%以上来自房地产,2007年北京的固定资产投资有50%以上来自房地产。北京、上海是如此,经济欠发达的各级地方省市更是如此。在高歌猛进的9%GDP增长率中,70%来自于房地产,即地方政府的土地买卖和房地产的高房价收入。买一套普通房子要一、二百万,而一个大学教授的工资也不过四、五千元,更不用说广大的工人群众了。这样,购房者就要向银行进行巨额贷款购房,把自己一生的收入提前预支给地产商和政府。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就是建立在房地产商的暴利和地方政府的土地出卖和与房子有关的各种税费方面。而一旦地产商的房子卖不动了,中国各级政府的GDP指标就完不成了。地产商人曾断言,一旦房地产倒下,中国的经济就会崩溃,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这不,人民呼唤房子的声音政府听不见;开发商的一声吼就马上让地方乃至中央政府闻风而至,采取各种手段来千方百计地把人民手中的钱骗出来,来拯救中国的房地产,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中国“地产党”的倒下,不但使政府官员得不到金钱、美女和住房的享受,而且还因为GDP的锐减导致乌纱帽保不住。他们怎能为微不足道的黎民百姓而得罪中国“地产党”呢?

 

     中国“地产党”也以自己的巨大经济实力控制了中国的舆论走向。他们的领袖人物任志强、潘石屹和王石等人都在新浪网上开有自己的博客,雇佣一批文痞给他们写作,成为他们的政策和观点的传声筒。甚至连新浪网的博客编辑们也都成为他们的舆论打手。他们放个屁,新浪网的编辑们也要把它置于首页,让全国人民闻一闻。其它博友们写的任何一篇反对“地产党”人的博文,都会遭到新浪网编辑的删除。“地产党”之强大,甚至控制了中国的学术。为地产商人说话的经济学家茅于轼,受到“地产党”的推崇。而批评地产商暴利的学者,则被“地产党”通过各种渠道进行扼杀。在一次节目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学者易宪容和“地产党”的领袖之一任志强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易宪容站在老百姓的角度上,狠批开发商暴利、把房价哄抬过高;而任志强却站在商人的立场上,傲慢地说:“我们就是应该暴利、就是应该盖高档房”的口号。此后,“地产党”向中国社会科学院施加压力,迫使为人民说话的易宪容先生辞职。在现在的中国,金钱里面出政权。“地产党”有钱,学术就必须是其婢女。任何敢于反对“地产党”的学者,都难逃易宪容先生的厄运。

 

     中国出了个“地产党”,这是中国人民的幸运呢还是不幸呢?

 

 

              2010年6月10日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