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鬼封尽:时代周刊:美国衰落 魅力领袖奥巴马难再引领世界(图) 环球网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微思作业网 时间:2019/10/18 18:48:22
时代周刊:美国衰落 魅力领袖奥巴马难再引领世界(图) 环球网

  据美国《时代周刊》6月11日报道,5月份白宫公布的国家安全战略被称为“我们要构建的世界蓝图”,但更恰当的名字应该是“玩笑结束了”。这份文件中使用了三次“艰难抉择”字眼儿,提倡采取严格措施以分清主次,并在有竞争的项目或活动上做出权衡。尽管报告中没有对这些“权衡”作出详细说明,但其暗示的含义却很明显:美国不再像我们曾经想象的那样有钱和强大,我们不再能够只用空头支票就能主导外交政策。

    从强迫到吸引 奥巴马“软硬实力”并重

  我们可以称这份国家安全战略为奥巴马2.0版外交政策。当总统和他的国家安全团队走马上任后,“椰菜”不再出现在菜单上。相反,谈论更多的则是如何提升美国非军事方面的能力。在国会听证会上,希拉里总是不断重复“巧实力(更多盟友更少对手,区分以军事和经济实力为主的“硬实力”和以传统和文化影响力为主的 “软实力”)”。他派遣理查德-霍尔布鲁克、乔治-米切尔、丹尼斯-罗斯等为特使,增强美国在“大中东地区”的外交。奥巴马则前往开罗大学,将自己塑造成 “21世纪全球和平缔造者”,承诺关闭关塔那摩监狱以及重复引用《古兰经》。

  当时,这些举动都很有意义,因为就职后的奥巴马继承了“亮着红灯”的美国外交。布什政府做出了一系列承诺,如击败塔利班、预防伊朗核化、传播民主等,但是这些承诺缺少兑现的能力。而奥巴马团队决定集中力量提高美国实力,同时避免减少美国承担的责任。布什政府总是以军事实力作为杠杆,而奥巴马同时应用“软实力”,以增强吸引力代替强迫力。

  奥巴马的魅力攻势并未完全失效。从个人方面讲,奥巴马在国外远比他的前任更受欢迎,而这种声望也让伊朗总统内贾德等美国的强硬对手软化了态度。但奥巴马竭力改变美国形象的努力,却因为其无力改变美国国内政策而受到限制。当提及关闭关塔那摩监狱、大幅削减美国碳排放量时,国会似乎对美国成为“山巅上的光辉之城”不感兴趣。

  可是,这些问题都取决于一个主题:尽管奥巴马的个人声望很高,但美国的软实力没有增长,反而在下降,原因就是金融危机。美国的国际吸引力不是基于坐在椭圆形办公室的那个美国总统个人的诉求,而更多则是美国政治和经济模式的榜样力量。因此不管外国人如何看比尔-克林顿,但是20世纪90年代盛行的民主主义,似乎正是美国通往繁荣的唯一出路。那时美国经济学家、投资银行家以及政治顾问散布在全球,鼓吹自由选举和自由市场的信仰。用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弗朗西斯-福山的话说,美国代表着历史的终结。

  白宫正面临艰难抉择 伊朗阿富汗成“巧实力”试金石

  现在,美国正朝着一个更不明确的方向前进。金融危机已经损害了美国经济模式的声誉,而中国经济却在快速上升。在短短10年前,美国还是中国的 “经济老师”。可是现在,中国赚的钱已经是美国的两倍。从伊朗到苏丹,奥巴马政府的魅力攻势已经被中国攻势瓦解。在奥巴马接管亮着红灯的外交政策18个月后,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奥巴马团队了解到,美国的前进之路上没有经济上升。白宫正开始面临“艰难抉择”,尝试减少美国的海外承诺。

  阿富汗将是测试美国“巧实力”的试金石。奥巴马不仅承诺派遣更多部队,他还派遣农业专家帮助阿富汗农民,以根除鸦片。大卫-彼得雷乌斯和斯坦利 -麦克里斯特尔将军都是镇压叛乱理论的狂热信徒,这种理论强调赢得人心的重要性。但他们现在似乎显得很疲惫,他们现在最大的意愿就是尽可能维持这些努力。

  但他们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美国《新闻周刊》专栏作家兼记者乔纳森-艾尔特在新书《诺言》中写道,美国在阿富汗尝试“巧实力”受到猛烈反击。奥巴马带着国会预算办公室主任奥扎格参加阿富汗战略会议,解释这场战争需要付出的巨额成本。奥巴马坚持遵照撤军时间表,并告诉他的将军们不要介入长期战争。他还强调驻阿美军战略目标的改变,从消灭塔利班变成阻止塔利班推翻政府。用外交术语说,用不起“悍马”,只能用“现代”替代。

  此外,在伊朗问题上,奥巴马入主白宫后第一个月的外交攻势,已经被新一轮制裁取代。但是美国似乎正意识到,伊朗非核化可能是另一个布什时代不能实现的目标。4月份,《纽约时报》从国防部长盖茨处获得的一份备忘录暗示,现在是白宫开始认真准备应对伊朗建造核武器情况的时候了。显然,奥巴马政府依然寄希望于经济和外交压力,说服伊朗改变主意。但是奥巴马团队可能宁愿重新许下布什时代的承诺,也不愿意陷入可能导致美国外交政策陷入更深困境的战争之中。

  借艾森豪威尔“东风” 关闭国防开支和放弃全球军事承诺

  政府公布国家安全战略几周前,盖茨曾前往堪萨斯州艾森豪威尔图书馆,发表了奥巴马2.0版外交政策的最生硬声明。地点的选择并不令人意外,艾森豪威尔入主白宫时,恰好赶上美国正试图恢复其在全世界的新责任。20世纪40年代末帮助西欧重建战后经济的政策,已经被50年代初打击全球共产主义的承诺所取代。随后,信奉凯恩斯主义的经济学家,如杜鲁门经济顾问委员会主管利昂-凯泽林大肆宣传,美国能够担负无限的海外军事负担,债务根本无需担心。

  盖茨称,艾森豪威尔不同意此点,他绕开越南和中东地区漫长而直接的军事干涉,因为他不想花费太多美国本就不富裕的资金。对于艾森豪威尔来说,债务几乎与共产主义一样令人感到恐惧,因为美国只有经济动力和财政良好时,其军事力量才真正强大。

  盖茨称,2001年发动“9-11”袭击的恐怖分子打开了美国国防支出的钱袋子,尽管“钱袋子”已经被关上,但其影响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消除。他还暗示 “9-11”重新唤起了美国海外军事承诺的: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地面部队,遍及中亚的新军事基地等。奥巴马政府显然正在尝试放弃这些负担,但这肯定非常困难。

  (本文作者彼得-贝纳特,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和新闻学副教授,美国智库“新美国基金会”高级研究员,本文节选自他的新书《伊卡洛斯综合症:美国傲慢的历史》 李雪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