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2怎么输入秘籍枪:一个 去 贵 州 支 教 老师的愤怒控诉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微思作业网 时间:2020/02/18 03:20:29
一个 去贵州 支教老师的 愤怒控诉

文/用记者的笔记录社会

许多次看到关于山区教育的困顿,老师的艰辛,学生上学之不易的有关文章和报道,总是让我难以平静……。和城里的孩子相比,山里的孩子太需要帮助了。

想去山区支教的想法,常常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今年年初,看的黔灵毕节地区的一位老师写的一篇《村校琐记》的文章,记载曾经所工作的一所山区小学,条件艰苦,吃水困难,孩子们常常因为路途遥远,中午不能回家吃饭,只好带点又干又硬的土豆充饥……

我与作者联系上,表达了我长久以来,想去山区支教的想法。在作者的帮助下,很快联系成功。他一共帮我联系了两个学校,一个是离县城较近点的,一个是离县城较远点的。我多方考虑,选择了那所离县城较近点的学校。

动身之前,我与那所学校的校长通了话,我告诉他:我是北方人,主教英语课,现已基本退休。我了解到山区小学90%以上都没有开设英语课,我虽然是教英语的,但小学里别的课我也同样可以教……。暑假过后,你们把小学英语教材订回来,我给你们小学开设英语课。生活我自己完全自理,你们只需提供一间住房就可以了……

说得好好的,对方也是一个劲的表示感谢欢迎之类的话。

由于路途不熟,又是第一次去那么远的地方,几经周折,最后终于来到了离那所小学不太远的乡镇上。一个人带着个大包包,站在泥泞的细雨中,听着陌生的不太懂的黔地方言……。由于手机不通,我与路边的商贩说尽了好话,麻烦人家帮着照看一下行李……。好不容易与那个小学校长联系上,最后经过近40分钟的摩托车的颠簸,才到达要去的那所小学。

好不容易到了那所学校,我几乎从摩托车上下不来了,双腿双手几乎僵硬,头脑一片空白。等到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颤抖着从摩托车上下来,听到那个小学校长说,正好我们有一个老师请假结婚去了……

我好不容易反应过来,他教什么课?

英语

我一下子懵了,刚刚恢复的精神有一下子乱了,英语,你们小学开设英语课了?

不,是小学里的一个中学。

中学?我更不明白了你们明明不是写着新庄小学么?怎么还有中学?我非常惊讶。

中学是个人办的,负责人是个30多岁的女的,她上个星期去毕节考试,这个星期就该回来了

考试?

她去参加教师资格考试,因为她还不是老师……”

那她教课么?

教啊,教数学课

你们中学有几个班?

一二三年级都有,一个年级只有一个班。

那有多少老师?

没有几个,全是小学老师在中学上课……

我大吃一惊,山区的小学老师非常缺,几乎是一个老师包一个班,工作量这么大,那还能再去教中学?

那小学老师不是很缺么?

是啊,小学老师本来就很缺,现在一教中学,更是不够,但我们可以去外边请啊——找一个小学老师,工资一个月也就几百块……

噢,把原本拿国家工资的小学老师,调到私立中学上课,那么再去外边请老师来代小学的课……

教室呢?用的是小学的教室?

那自然——”

那么说这个中学不是你的但却和小学一道都是你在管理着?

是,因为国家有规定,不允许国家干部来办个人企业……

第二天,由那个小学校长安排我去上了中学的英语课。我当时想:他说婚假也就一个星期,那我就代一个星期吧。可没想到,我这一代就再也出不来了……

我的住房是他们打着小学的旗号,向乡村委借的:我们小学来了一位支教的老师,什么都不要,只需提供一间住房。我们没有住房,想借你们村委一间房子——。村委一听满口答应。可等到房子借到手,人却被安排教了私立中学——

我的住房终于安置下来了,但诺大的窗户上,好几处都没有玻璃。那时还是四五月份,山区的夜晚还是相当冷的,近两个星期一直都是这样,没人过问。

我哪里知道,我的到来成了他们中小学两家斗气的又一导火线。小学说:我们小学把她接回来,满心希望能为我们小学分担一点课,没想到却去了中学!既然是教中学,就应该中学管!而那个中学的负责人却一直装糊涂,不管不问。最后还是年轻的,直爽率真的小学教导主任指着那个中学负责人说:我们小学把人接回来了,房子安排好了,电也安上了,你们中学什么都不管,玻璃你来按……

安就安,不就是十几块钱么?她一边嘟噜着,一边气冲冲地来到我的房里看窗户……

慢慢的,我知道了这个中学的真实情况:这个私立中学开在公办小学的校园里,公办小学无偿为私立中学提供一切可以提供的条件。教室——甚至不惜动用小学经费为中学建造房屋;设备——用小学经费为中学买电脑;桌子凳子挑最好的拿给中学使用;黑板粉笔随便用,用电、用煤从不掏钱,以至为烧煤中小学老师曾发生口角冲突。而所有的一切全是那个小学校长压着。

我也慢慢的知道了,他们办这个中学的目的:只要有一个学生来上学,上面就给他们一个学生按500+750元来拨款。什么中餐补助费,住宿补助费,贫困补贴,教学供给金等等。那么中学一百多个学生,一年就是……

当我去到那里第二个星期后,那个校长告诉我:我们老师说还要请三个月的假……这不是分明告诉我,这个中学的课你还得代下去嘛……。噢,拿着国家工资的小学教师,由于不情愿为私立中学上课,一直请假不来,却让我这个支教小学的老师就这样极不情愿的一直代着私立中学的课,这是怎么个说法?

到了第三个星期,我明确的告诉那个校长,我把这个星期的课带过去,就整整一个月了,那时我是一定要去小学里上课的,中学的课我是坚决不再上了。因为你这个中学不是我帮助的对象,上面拨你们的有经费,你们该去请老师就去请老师,我是来支援小学的……

当天晚上,已是九点多钟,那个小学校长和他婆娘一起,来敲我的房门。还是让我把这个课代下去,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她请假,你们想办法呀,怎么要我一直在这顶着?我是支教小学的,不是支教你这个中学的……。况且不是说就代一个星期么?这都一个月了,你们这个中学根本不是我帮扶的对象……。他们怏怏而去,我是一宿没睡好,想我好不容易来到山区,一切刚刚开始,就这样的离去,周边的人怎么是看?那真要说我吃不了苦,再说原先的计划一点也没做:给小学开英语课——

说实在的,我也不是不愿意教中学,只是这个中学这么复杂,而且他们只为赚取钱财的做法,令我反感。除了赚取上面的补助,连学生的作业本也不放过。虽说学生能领到免费的教科书,但每个学生每个学期还要交几十元钱的作业本费,可却连十个作业本都发不到……。但我也实在是可怜那些学生:名誉上是去上学。却成天没老师,每个老师都可以随随便便缺他们的课。有一天,一个学生告诉我:老师,今天你的外语课没上,数学老师好几天都没有来,地理课校长开会去了,也没上,就我们语文老师上了一节语文课,因为她还担着小学的课。我半开玩笑的说:那你们这学生当的真痛快呀……

说实话,孩子们上个学真的是太难了。他们渴望学习,但却没有像样的老师。他们想到外面上中学,却因贫穷而只好远远的望着,心中久久的想着。因为拿不到国家规定的中学老师待遇,小学老师一次次的反应:我是小学老师,要我教中学,我教不了。如果真要让我教中学,那我要拿中学的工资。抵触和不满的情绪使他们得过且过,可却苦了这些无辜的孩子……

……我把从家里带来的录音机和磁带拿出来,让这些从未听过外语磁带的学生们听英美人士是用怎样的声音说话;纠正他们的发音;不惜花时间和精力帮助他们复习他们以前根本搞不懂得句型;领着他们模仿着磁带读文章;教他们唱英语歌,激发他们学习外语的兴趣,努力使他们享受到真的的学生生活。有时候也跟他们聊天、谈心:关于白求恩的故事你们总知道吧?立即有学生用带着浓重方言的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背起来:白求恩同志是加拿大共产党员,50多岁了,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我告诉他们,这种事世界上早就有。在中国我不是第一人,但我敢肯定,我也不是最后一人……。我们的国家面积辽阔,有平原也有高山,正象你们课本上说的那样:当大兴安岭还是白雪皑皑的时候,海南岛已是鲜花盛开的季节了。你们山区,由于大自然的严酷,山高路远,气候恶劣,造成了你们的贫困局面。我听说山区的孩子上学很不容易,有的孩子到了入学的年龄,由于上学的路较远,父母又全在外打工,爷爷奶奶年岁大了,没法接送孩子,所以许多孩子不能正常上学,只好呆在家里……。我知道这些后,很难过。我不是太富有,也没有那么伟大,但我有知识、有经验,还有一颗真诚的心。我想来看看你们,和你们生活一段时间,想帮帮你们……。学生们告诉我:我们从没有正常的上过课。就拿这个小学校长来说,他教我们的地理,他总是告诉我们:我忙得很,上课十五分钟再来喊我……。一节课总共就四十分钟,等到他来,那一节课还剩多少时间啊?我问他们:那他是怎么上课的?”“他上课时从不喊起立,一进来往讲台上一站,摊开书本就念,都是一字不改的照本宣科。我们谁不认字啊,谁愿意听他在那里念啊!”“那你们都干什么?”“我们在下面小声的说的说,笑的笑,玩的玩,睡觉的睡觉……”“那他管不管?”“他从不管,几乎每次都是他在那里唱独角戏……其他老师都是跟他学的。

有个父母常年不在家的女孩,十三岁的年龄独自领着三个弟妹生活(最小的在小学二年级)。有一天她给我拿了一把菜刀:老师你来快一个月了,连个案板连个刀都没有,你怎么做饭的呀……我过几天再给你做个案板……。我当时差点流下泪来,多么懂事细心的孩子……。一个孩子都能想到这些,而他们这些大人们,这些校长负责人却从没有一个人对我的生活过问过。当地吃水很困难,学校里没有水,吃水要到半里地之外的地方弄。他们中小学只顾斗气,从没有人问过我是否能弄到水。但善良的村民还是极友好的。每次见到我,总是热情的拉我坐下,端水倒茶……。有个退休的老教师这样告诉学生:人家老师大老远来帮我们,我们要对她好一点,这样她才能呆的时间长一点。别的帮不了,帮人家老师弄点水总是可以的吧,见了面问个好总是可以的吧……。一位年近七寻的老人,都知道事情该怎么做,而他们这些校长负责人却不知道该怎么做!他并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做,而是私心占了上风。我早已看出,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有打算让我去小学上课,一开始就做着中学的打算。至始至终都在瞒哄、利用、甚至威逼我,以达到给这个中学上课的目的。他们甚至说:你既是来帮忙的,有课就只管上就行了……

这不可能吧。我支教也是有原则性的,该支的我支,不该支的我不会支的。你这个中学根本不是我帮助的对象。好比是当年的白求恩吧,来到中国,马路边上都是病人,不管是谁这也是生命啊。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有药肯定会拿出来的,有医术也是一定会使出来的,但他要找的是新四军八路军啊——这是有原则性的。我不是没给你帮忙,但我不能长期给你帮忙。当然我举这个例子不太合适,但实际上就是这样。就像给东西一样,我愿意给他,不愿意给你,因为我觉得你不需要。即使你需要,那也要看我愿不愿意。支教是建立在自觉自愿的基础上,你这个中学不是我支教的对象,我打心里不愿为你这个中学上课。

再到后来,那个中学的负责人居然说:我们老师请的是产假,要不是她来,我们老师还不会请假呢——这真是岂有此理!我一开始联系你们说的就是小学,你们根本也没提到有这么个中学,我来到以后,你们跑出来一个中学,而且你们一直在违背我的意愿,让我为你们中学上课……。你们老师请婚假,婚假变成产假,一去不回,怎么怨我了?这真是血口喷人!利用了别人的爱心,不但不承情,还要倒打一耙!尤其是:谁也没有请她来,是她自己吃饱饭没事干,跑到这里来——想走没人拦她。

这真是一个不知羞耻的无赖!

62号,我明确的再次告诉那位小学校长:你这个中学一直都不是我帮助的对象,你那个中学负责人的言行太恶劣了,我为你们中学做了那么多,不但不承情,还要骂人。你们中学必须要把我这一个多月的工资拿出来!

我把那个中学的负责人叫来,你和她商量。

你当初让我去中学上课怎么不让我和她商量?

我是校长,你上课不还得我安排啊?

我当初说的是去小学上课,怎么来了以后跑出来一个中学,而且你们一直违背我的意愿,勉强我做自己不愿做的事,你们这个中学的课,说什么我也不上了。

我告诉你,如果你不去中学上课,你和中学负责人发生什么冲突,一切与我们小学无关!

什么!我不再上中学的课,也从此与中学没有任何关系,我怎么会和她发生什么冲突?

我是提醒你。

我很明白他是在威胁我,是在向我施加压力,是在告诉我:如果你还要呆下去,就非得教中学不可。目的不还是要让我教中学么?

最后他也终于原形毕露,我问你,你不是来帮忙的么?给谁帮不是帮?

我是来帮忙的,但不是来帮你这个中学的,你这个中学非我所想,教你这个中学也非我所愿。

你不教中学,我也不会给你安排小学的课。

那我宁可走,也不会给你上中学的课。

想走请走,没有人请你来。

我立刻向《村校琐记》的作者发去信息,麻烦他速来一趟。

你敢给我翻脸,你是干什么的我都不知道?

我给你们中学教了这么长时间的英语,你居然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你就让我来了?而且在这呆了这么长时间?……”

你把中央台记者叫来能咋了我?

他们的愚昧、自私和鼠目寸光让我领教的痛彻心扉。就算他们利用了我这么长时间,可却因此失去了两年或者更多的帮助。他们中小学之间由于性质的不同,又由于私立中学长期占用小学资源,师生们之间矛盾重重。我的到来,更使他们原本就紧张的关系更加突出。我用从家里带来的一个电饭锅和一个快餐杯,每天凑活着煮饭吃,当地条件艰苦,有些生活用品,比如菜啊面啊什么的根本买不来。小学说,既是教中学,就与我们无关。中学说,我只管用人,别的一切不管。而中小学全部的管理却都是那个小学校长一手把持。当地没有见过支教这件事,那个中学的挂名负责人居然散布说:她是吃饱饭没事干,跑到这里来找事,又不要工资……

那天要不是村干部说了句公道话,我怕是要死到那了。我千里迢迢的来到山区,带着个装着一年四季的衣物,一个电饭锅、快餐杯,还有一个录音机,以及夹杂着简单生活用品的大包包,带着满腔的热情,遇到的却是这样的人和事!

他原以为,我一个女的,五十开外了,又是外地人,不会有人愿意为她说话的,在这不通车的地方,我就是扎上翅膀也飞不出去的……。多亏那位《村校琐记》的作者,接到我的求助电话匆匆赶来。看到我用来办公地半旧课桌上除了半包盐,油壶里连一滴油都没有。他气愤的说道:你们为了个人的私利,置集体的利益而不顾,你会遭报应的……

事情早已过去二三个月了,我也早已远离了那个地方。但心中一直留着一个解不开的结,我到现在都弄不明白的是:

一所存在三年之久的民办中学,在县教育局里居然查不到它的档案,但它却可以一直无偿占用公办小学的教室,一直堂而皇之的开在原本就不太宽裕的小学校园里;

连老师们每天只有两元钱的全勤奖都发不下来的小学,却有钱为私立中学修建教室、买电脑;

拿着国家工资的公办小学老师,要无条件为民办中学上课。占用教室,用电用煤从不掏钱的私立中学却还理直气壮的为这些与小学老师发生冲突;

私立中学变着法子套取国家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共同为山区补贴的教育经费。试问:要是没有这些教育经费,他们还办不办这个中学?!

民办中学堂而皇之的抢夺原本就紧张的教学资源,甚至连无偿去支教的老师他也任意驱使:不上中学的课,我就不给你安排小学的课!这是谁给他的权利?!

……

此次黔灵之行,使我亲眼目睹了山区的贫困和落后,孩子们上学之不易;也亲眼目睹了部分愚昧、未开化、甚至略带野蛮的自私小人……。此次黔灵之行,也给我留下了拂不去的伤痛。尽管如此,还是有我值得记忆的人和事:可爱的学生、善良淳朴的村民、美丽的大山风景……

此次黔灵之行,也使我更加坚定了我支教的决心。因为山区的孩子们太需要帮助了,因为我敢肯定此种事情在其他任何地方都不会遇到……